巴士的點評——英國MI6在港搞國安部門的故事

  阿爺為香港訂立《國安法》,美英兩國特別起哄。英國首相約翰遜及外相藍韜文多次表明要擴大持BNO港人的權利,又話最終可獲居留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質問英國:「英國在香港一百五十六年殖民統治期間,給過香港市民甚麼自由?甚麼民主?二十八位港督中哪一個是由香港民眾選舉產生的?那個時候港人有上街抗議示威的自由嗎?」

  我覺得英國人最沒有資格質疑阿爺為香港訂立《國安法》和在香港成立國安機構,因英國人當年在香港有這種組織,打擊威脅港府和英國政府安全的活動,並蒐集對華情報。

  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警方會設立新部門,執行港區國安法,由警務處長鄧炳強領導,負責收集情報、調查和培訓人員,日後考慮加入其他紀律部隊成員。照其說法,政治部復活,如箭在弦。

  港府九七回歸前高度不自治,英國人全盤插手管理香港日常事務,並在港直接派駐MI6情報人員(即軍情六處,英國對外情報機構),主管香港的國安工作,主要有幾個機構。一、在港督府內設立政治顧問辦公室,負責協助港督聯絡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辦公室成員主要來自外交部,但曾有一個副政治顧問是MI6情報人員;二、保安科(即現在保安局)設立保安組,負責香港國安決策;三、警務處政治部,在警隊內是一個神秘部門,負責所有涉英國或本地國家安全的情報蒐集、罪案偵查等工作。

  早幾日與一名政府高官吃飯,他講起當年做小AO的故事。他做AO不久,九十年代初,調入保安科任小官職,負責警隊以外紀律部隊的政策。當時在下亞厘畢道政府總部的保安科,重門深鎖,大門外有一扇足足有一呎厚的閘門,這種保安安排,是其他政策科所無,相信因為保安科裏有太多涉及英國國家安全的機密文件。保安科除了少數華人之外,全是英國人,連秘書也是清一色英國女人,英國對敏感事情,完全信不過華人。這高官獲派的秘書就是一名英國女人,初見面時,秘書叼着香煙,問小AO住哪裏,他回答在沙田瀝源邨,那洋婦秘書說她住在麥當奴道千呎大屋,搞得氣氛有點尷尬。或許當年的AO仔,是以入住麥當奴道作為人生夢想。他說保安科政治組當時的負責人是一個胖胖的英國人,名字忘記了,但知道他來自MI6,直接管控警務處政治部工作。

  小AO當時負責的是非警隊的紀律部隊的非敏感政策,卻經常做跑腿,每當涉及一些政策議題,他就跑到港督府,交給那裏的工作人員,用電報發到英國,詢問英國外交部意見,事無大小,都要請示英廷,跑港督府成為他當時生活的日常。他說,回歸後,阿爺完全沒有這樣要求,沒有對比,也不知道甚麼叫做干預。

  講到這裏,我想起另一個故事。話說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後,英國開始部署香港回歸。在八十年代末某一天,我見到自己工作的報紙內版的一個專欄,爆出一段重大獨家消息,說警察政治部將解散。內文詳細講述英國人部署從香港撤退,政治部的機密文件及人員(包括華人)都會全部調回英國。我十分好奇,這樣勁爆新聞,為甚麼由一個專欄作家爆出來?幾經追查,才知道這個匿名作家,就是當時的立法會議員司徒華,他是英國在港回歸前引入民主選舉制度後,第一批透過教育界功能組別進入立法局的議員之一。當時的立法局會議,基本上保密進行,華叔用一個筆名,在報紙上爆料。多年之後我和華叔閒聊,他直認不諱,說他是爆料人。

  當年的英國,對港府日常大小政策,牢牢控制,談甚麼民主自由。更直接派大量MI6人員駐港,掌管香港的國安部門。國家安全不是純粹是一個地方事務,香港回歸之後二十三年,這方面依然一片空白,令各種外部勢力放心在港興風作浪。相信《港區國安法》訂立後,局面會改觀。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