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局長大人你想點?

  香港去年因反修例觸發的亂局,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爆發出來,包括在公務員隊伍之內,焦點之一是「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

  顏武周曾任中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二○一二年組織同學罷課反對國民教育,開始搞政治,畢業之後加入政府勞工處,任職二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去年八月,修例風波風起雲湧的時候,顏武周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辦「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要求政府回應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他在九月底成立「新公務員工會」,由自己出任主席。在差不多時間,顏武周署任一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即是升了官。

 一個公務員可以如此高調地參與反政府的政治活動,還可以由二級助理主任的三萬零二百三十五元至五萬五千九百九十五元月薪組別,試升上一級主任的五萬八千六百三十五元至七萬三千七百七十五元月薪的組別,步步高陞,建制派自然大力質疑。最近傳出消息,勞工處有八個公務員遭到免去之前署任的職位,其中包括了顏武周,打回原形,做回二級助理勞工主任。反對派自然跳出來,斥責政府這種行為是「秋後算帳」。

  在一個政治狂熱的社會中,很多人都被政治訴求,沖昏了頭腦,違反了自己專業的合理操守。我們經常說,公務員要政治中立,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見,公務員也可以有,他們的政見,可以透過投票等方式私下表達。但作為公務員,既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也要客觀中立地執行現政府的政策。

  回歸之後,政治開放,政府搞政治問責制,特首、司長、局長及副局長等都是問責官員。這種制度,類似英國政府的政治問責模式,政治任命官員按選舉結果輪替。而公務員就基本不變,為不同的執政政府高層效力。英國公務員最高只能夠升至部門的常務次官(Under Secretary),在香港,就是不同政策局內的常任秘書長。常任制的公務員,要政治中立,要聽從現屆政府的政策路線,執行指定的政策。去年十二月英國大選,有百分之三十二點一選民投了工黨票,可以推算英國公僕中也有三成多支持工黨,但現實上他們二話不說,會服務執政的保守黨政府。

  如果政府換屆,有不同的政策,公務員也要忠實執行。所以,對公務員的「政治中立」要求,不但不能夠公然出來反政府,還要忠實執行現屆政府的政策。即使政府換屆政策一百八十度轉變,公務員也要跟着轉。

  在外國,公務員政治中立、服務現政府的原則,已經深入民心,也有很多關於公務員與政治任命官員之間的故事。在我讀書的年代,英國已經相關的政治著作《Yes, Minister》(《大臣你想點?》)BBC其後將它拍成政治諷刺劇。故事講述內閣大臣哈克執政的時候,他的常務次官阿提比爵士默默抵制,口頭問「部長你想點?」但做起來總打折扣。但說到底《Yes, Minister》講的是陽奉陰違,英國公務員老皮老骨,見慣「鐵的衙門流水的大臣」,但口頭上還是必恭必敬,那能容許現職公僕搞工會甚至搞罷工,來爭取政治訴求呢?香港公務員應該問「局長大人你想點?」而不是公然參加政治集會反對局長大人。

  特區政府去年極度軟弱,面對公務員違反操守搞政治的行為,也噤若寒蟬,不敢反對。公務員組織工會,就其薪酬及待遇條件問題,向政府提出意見,這是合法合理的,但除了公務員的薪酬福利問題之外,公務員工會就不應涉及政治,特別不能和現屆政府搞對抗。最近有二十三個工會發起在下周日(十四日)舉行「罷工公投」,顏武周成立的「新公務員工會」亦是其中之一。公務員工會變成政治組織,參與罷工想癱瘓政府,就完全違反了公務員政治中立的要求。

  其實,公務員搞政治組織公然對抗政府,政府正常和合理的做法,輕則警告,重則解僱。但在政治狂熱的社會,很多人都忘記了其應有本分,他們沒有執行應有的職務,失卻了專業精神和操守。熱情過後,水落石出,社會回復正常,就會發現狂熱的政治行為,既違背了原則,亦相當可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