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央解決國安漏洞 需要「實際抓手」

  香港對可能出現的國安威脅愈是無知無覺,中央對香港成為國家的其中一道軟肋會愈發擔心,怕會嚴重影響到國家安全的事態,會由香港開始爆發,威脅到內地整個制度。

  香港是一個自由港,從來都是間諜甚至恐怖份子進出之地,早年就有疆獨恐怖份子,準備從內地逃到外國,想取道先潛逃到香港,然後飛去土耳其。這些疆獨恐怖份子去到廣東韶關,被公安截查身份證時,他們以為潛逃香港的計劃已經暴露,馬上折返,結果最後被捕落網。

  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港區國安法》草案,周四提上了議事日程。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周一在深圳一個研討會上發言,透露了《港區國安法》的重點,包括:

  第一、中央政府會直接在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他形容這是必須有的「實際抓手」,可以產生有效震懾,不能只是喊喊口號、做做樣子。

  第二、特區政府設置相應的執行機構。這就是所謂警隊內重設「政治部」的安排,這和上述中央駐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是兩套班子。

  我與高人談過,他說香港回歸前,警務處內的政治部大約有二千人,相信這個警隊內的執行機構,未來人數不會少過以前。

  第三、中央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對特區發生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案件有管轄權,但鄧中華指中央實行管轄的案件是少之又少。

  鄧中華講出香港設立維護國安執行機構的梗概,對比香港及澳門的安排,香港的規格較嚴格,反映中央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更為重視。這也是我一直講的,敵對勢力對中央的挑戰愈大,中央的回應也會相應加大,可惜香港人完全不明白這個簡單的邏輯。可以說,香港為國家帶來的國安危機,已令阿爺進入高度戒備的狀況。

  令人遺憾的是,雖然激進反對派已經把他們的「陽謀」公然披露,並把溫和派捆綁上戰車,但大多數的香港人卻對其嚴重性質無知無覺,例子多不勝數,例如一、反對派在網上廣泛散播所謂「支爆」(支那爆炸)的言論,但很多香港精英卻視而不見;二、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講「攬炒十步」,最後一步就是外國制裁香港及中國。他的潛台詞就是借助外國的制裁,推翻中國的政權。無論是攬炒或者制裁,背後都有一個清晰的顛覆中央政權的議題,性質極其嚴重。

  在阿爺的眼中,這樣公然地策動、挾逼所有反對派的議員參與,在網上廣泛宣傳的顛覆行為,已經徹底踩過了阿爺的紅線。

  阿爺過去一直展現出一種科學化的決策模式,在正常情況下,只會作出一些比較溫和的日常決定,但當情況惡化,甚至去到臨界點的時候,阿爺就會一百八十度扭轉政策,改用一種極高效、高規格的方式去制止危機的發生。你回看阿爺抗疫的決策模式,就是這樣。今年一月初至一月中,中央仍讓湖北武漢市處理初發的新冠疫情,但當多次派出專家組到武漢之後,發現當地醫院出現人傳人後,中央便馬上一百八十度改變政策,全面提升應對級別,把武漢封城,遏止疫情外溢。同時動員全國醫護人員到湖北支援,不會讓封鎖地區的居民等死。反觀西方國家抗疫,雖然也有一定程度的封城措施,但她們作決定的反應比中國遲緩,執行的力度亦較中國弱。

  如今阿爺解決香港的國安漏洞問題,所採取的決策模式,與抗疫無異。過去一直以來都是比較溫和的政策,但經過去年發生連串事變之後,阿爺發現當中潛藏着巨大國安風險,政策馬上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決定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安法》,並派駐國安機構到香港,保留對嚴重案件的管轄權。這種極高規格的應對措施,背後就是要堵塞香港的國安風險。

  所以,千萬不要少看阿爺雷霆萬鈞的意志,當他意識到重大危機,馬上變招應對時,無論是政策的嚴厲性和執行的力度,都會遠超對手的估計。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