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想限聚三星期、三個月抑或三年?

  香港第三波疫情仍然失控,周日確診一百零八人,人數大增,對醫療體系構成壓力。政府緩慢地加強抗疫措施,追不上疫情爆發的形勢。

  北京在六月十一日爆出第二波疫情,北京用了二十六天就將確診數目歸零。上周三新疆烏魯木齊突然爆疫,到單日確診十七宗時已宣佈進入「戰時狀態」,烏魯木齊和北京一樣,全市大規模做核酸測試。烏市不同地方是採取比北京更嚴厲的停擺措施,大部份公共交通工具停運。相對而言,香港抗疫措施就十分寬鬆。

  第一,既無強制檢測,亦無法解決檢測瓶頸。聽醫生朋友話一個真實個案,重災區慈雲山一間餐廳有員工中招,該餐廳一個侍應怕自己染疫,急到政府診所要求檢疫。但診所告訴他收集深喉唾液樣本的樽仔都無,叫他遲些再來。若這個案發生在北京或烏魯木齊,一定要求強制檢測,不檢測不可以走,但香港連高危人士自願檢測也應付不了。

  在社交媒體上流傳一條影片,疑揭露負責檢疫病人深喉樣本的衞生署化驗室出現飽和情況,化驗室走廊上放滿一箱箱、一袋袋等待處理的病人深喉唾液樣本。積壓樣本,意味着可能染疫者不能盡快驗出,還在市面上自由走動,播疫風險大增。

  香港檢測力不足,是早兩個月未有積極擴容的結果(北京就利用四、五月疫情平靜期大量提升檢測能力)。內地明顯有巨大檢測能力,若交內地檢測,馬上可解決問題。特區政府不願直接把樣本送內地檢測,明顯害怕政治壓力。早前政府為擴大檢測力,透過三家公司為四個高危群組檢測病毒,當中兩家公司是內地的華大基因和中國檢驗的子公司,他們會在香港的子公司做檢驗,但亦被反對派大力批評,反對派議員郭家麒指上述做法「出賣港人、出賣香港產業」,擔心生物辨識資料會「送中」,要求煞停。

  政府若把深喉唾液樣本樽仔用條碼分類記錄,樽上不直接附上個人資料,即使送內地檢驗,也不會外洩私隱。問題是政府在疫情危機下,要有政治意志去解決問題。解決了檢測瓶頸,就可以做大範圍檢測。

  第二,不分高危地區難以控疫。內地把高危地區分出來,列為紅區,封閉管理。香港即使不封閉社區,也要分出高危地區。今次疫情其中一個爆發點是慈雲山港泰護老中心,令慈雲山特別多人染疫,旁及附近地區。如今一家大型速遞公司已拒絕派件到慈雲山、黃大仙和鑽石山區,相信是避免員工感染,其防疫意識比特區政府還要強。列出高危地區,呼籲減少進出那些區域,可以阻慢疫情散播。

  第三,部份豁免檢疫人員是播疫漏洞。今輪爆疫後,坊間矛頭指向政府豁免部分人士入境檢疫,傳聞把高危人群鎖定為「大陸人」,說大陸人來港播疫。其實大陸疫情平靜,染疫人極少。真正高危的、是來自一些高危外國地區的豁免十四天檢疫人員,其中包括機組人員和船員。有醫生指出,部份船員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等高危地區,豁免他們檢疫入境就出了播毒漏洞。政府應知道出了問題,周日起要求換班船員來港前四十八小時內,在出發地接受病毒核酸測試。

  總的來說,香港抗疫狀態仍然比較寬鬆,又多政治考慮,不是用嚴格科學化的方式決策。

  內地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醫生比較烏魯木齊同香港的抗疫手法,說烏魯木齊迅速重拳出擊,開展大排查,「應檢盡檢」,背後是中國政府「持續接近零病例」的決心。而香港早前採取策略是「應症就診」,不是迅速擴大檢測,背後是基於香港將病情控制在「低水平」而非「清零」的理念。這樣長期波動導致的社會經濟成本可能會更高。

  張文宏說得客氣,香港抗疫鬆散要付出代價。北京爆疫後二十六日歸零,香港爆疫後三個月後能否歸零也有疑問,若疫情失控就要實行全面的禁足令。弄不好如美國那樣全面失控,搞三年都搞不掂,社會經濟代價驚人。有時講政治不講科學,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