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讀智者之言 信理性之光

  最近讀了一篇哈佛榮休教授、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Ezra F. Vogel )的訪問。他接受內地《環球時報》專訪,詳細講述中美關係的種種問題。 

  傅高義是社會學大師,也是著名的東亞研究學者,精通日語、漢語。他在一九七九年出版的《日本第一:對美國的啟示》和一九八九年出版的《先行一步:改革中的廣東》,都是我讀大學那個年代赫赫有名的巨著。我大力推介大家看看傅高義的訪問,藉此加深對中美兩國制度的了解。

        當年傅高義對日本的管理制度評價甚高,但在一九八五年,美國迫日本簽訂《廣場協議》,迫令日圓大幅升值,直接阻斷了日本經濟進一步超越美國,直接造成日本的「迷失三十年」。大家當然也很想看看傅高義這位東亞研究大師,如何看待美國如今同樣想阻斷中國挑戰美國地位的行為。

  傅高義比較了現時中國和當年的日本,說有四點不同。一、美國和日本是軍事同盟,美日的安全合作持續到今天。二、日本當年在美國建立大批工廠,幾乎每個州都有,為美國當地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中國卻沒有。三、日本經濟泡沫在一九八九年前後破裂,而他不認為中國經濟會爆破。四、中國的增長潛力比日本大得多,中國經濟可能持續增長,並在未來超越美國。

  傅高義的結論是美國很難接受被中國超越,但必須學會慢慢接受。當中國超越美國的時候,中國要非常小心謹慎,因為那是美國人非常不安的時刻。他認為中國可以做很多事情,讓這個過程顯得更「平滑」,例如在美國建立更多工廠、允許美國公司在中國公平競爭、購買更多美國商品等。但也必須承認,即使中國做了所有這些事情,問題仍然會非常棘手。

  大師就是大師,傅高義用了短短的幾句說話,便總結了中日處境的相異之處,但他就美日軍事同盟方面沒有講得很白。他沒有說出口的是,戰後美國包辦了日本的防務,日本根本不能成立完整的軍隊去捍衛國家安全,而中國有完全獨立自主的軍事實力。當年美國要日本簽訂《廣場協議》這個城下之盟,日本沒有條件去抗拒。相反地,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中國能夠奮起對抗,這是中日兩國處境的最大不同。

  傅高義深入分析了中美的制度,他認為中國在過去的幾十年,做得非常好,在基礎建設和提高人民生活質素方面,取得令人讚歎的成就。經濟改革亦令到大多數人受惠。

  相反地,美國在上世紀十七年代到八十年代,從工業經濟轉型到服務經濟的轉型方面做得不太好,令到社會上的富人愈來愈富、窮人越愈來愈窮。而美國貧富差距擴大,是多人支持特朗普的重要原因。傅高義形容特朗普是歷史上最糟糕的總統。

  講到中美兩國未來的發展,他認為中國領導人現階段的另一個歷史任務是要阻止貧富差距擴大,要想辦法創造新的服務型經濟和新的就業形式,讓科技發展能夠惠及每一個人,提供工資差距不太大的就業職位。至於美國,現在的確存在嚴重問題,但他認為美國有改革和改善的能力。美國要尋找一條新經濟道路,以解決過去無數年都沒有成功解決的問題。他不承認美國將走向失敗,但認為美國應該接受中國崛起,爭取與中國更好地打交道。

        傅高義作為一名美國學者,當然由衷地喜愛西方的民主制度,但也看到這個制度在美國運行時帶來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問題。或許他也不太喜歡中國的制度,但覺得中國實在做得太好,在過去幾十年,能夠很高效地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貧窮差距不至於擴展得太大。

  三十多年前我讀大學時,西方對極權國家領導人的批評,現在用在特朗普身上,完全用得上。當年說極權國家領導人不斷說謊,他們只重視經濟不重視人命。這些不幸情節,現時在美國正全盤上演。而中國卻在做相反的事情。

        在如今倒錯的世情中,讀讀傅高義的訪問,覺得真是理性的綸音,亦令人相信理性會戰勝黑暗,希望長存。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