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國這樣搞TikTok 開了我們這一代人眼界

  美國最近的所作所為,令人大開眼界。

  中國視頻網站TikTok在美國大受歡迎,總統特朗普一聲令下,話TikTok影響國家安全,要在九月十五日限期前關閉TikTok,除非TikTok被「完全的美國公司」收購。後來微軟跳出來做白武士,話可以收購TikTok。

  特朗普跟着又發表偉論,說TikTok母公司售股的交易,讓大量資金流向中國,美國政府應該從這筆交易中獲得回報,他認為成交的資金中,應有「很大部份」必須流入美國財政部,因「這交易是由美國政府促成」。他又形容這等同業主與租客關係,業主促成了租約,所以業主可以從中獲利。美國指使美國公司強搶民產,政府還要大幅抽佣,這種「業主」邏輯,我們完全跟不上。

  我們過去以為只有專制的國家,才會禁止社交媒體運作,怎料美國會突然制止TikTok的運作。我們過去以為只有專制國家,才會強迫外國在本土的成功企業賣給本國公司,怎料美國會做這種事。我們以為特朗普逼TikTok出售大部份股權,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至少可以拿回數以百億計美元,怎料特朗普又說要拿走絕大部份。特朗普的行徑與綠林大盜毫無分別,凡看上你的好東西,就要據為己有。

  為甚麼美國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先容不下華為的手機和5G設備,現在又容不下TikTok呢?

  TikTok的問題是中國問題的縮影,衰在太成功。TikTok是中國抖音視頻社交媒體的國際版,在美國大行其道,截至今年四月,已有超過一點六五億的下載,美國有近半人口有用TikTok,特別在年輕人群體當中流行,開始威脅到美國社交巨頭facebook和旗下Instagram的地位。

  然而,真正燒到特朗普的恐怕是最近的「黑人生命也是命」的暴力運動,其實示威仍在繼續,只是美國主流運動很少報道,反而是TikTok這類社交媒體上充斥著大量有關示威短片。再加上今年六月二十日,特朗普於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舉行疫情爆發以後的首場大型競選造勢大會。其競選團隊此前聲稱,有逾百萬人登記領取造勢大會的門票,大會準備了一個可以容納十萬人的大球場作會場,最後只有六千人出席,冷清到得人驚。傳聞有人在TikTok上發起「取票但不出席」行動,自然激得特朗普「紮紮跳」。

  無論如何,用美國高舉的信念,這不過是市場自由競爭和新聞自由而已。但特朗普一聲令下,就要封閉TikTok,完全摧毀了美國一直口口聲聲說堅持的資本主義價值。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瞿東星在評論TikTok的事件時頗有感歎。有人告訴他說,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高層當年也曾經迷信美國制度優勢和經濟競爭力。他不禁想道:「這其實是中國精英群體共同的心路歷程,包括華為的高層,包括我們這些學者,其實都是在向西方學習的過程中變強的,而迷信和崇拜老師是人的本能。」曾幾何時,香港的一代人,也和國內的精英一樣,迷信美國制度的優越性。

  的而且確,我們是飲美國的奶水,看美劇長大的,因為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無線還未有能力自己拍劇,當香港剛剛流行黑白電視機的時候,播放的都是美國配音美劇。我看的第一套美劇叫《合家歡》,劇中的兩名小主角豬仔、小寶,伴着我們一代中年人成長。看着劇中豬仔、小寶漂亮的家居、美國整潔的街道,繁華的景象,令人對美國有無限的嚮往。

  進入大學後,我們學習的是西方民主理論,所見的是美國制度的無堅不摧,成為美國粉絲,絕對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不過,看近年美國的所作所為,開始不符合邏輯,開始違反了美國引以為榮的意識形態,美國的一切,完全走樣。如今才去崇拜美國,實在是太笨、太遲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