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美避不開「修昔底德陷阱」嗎?

  歷史在不斷重複。在中美矛盾日益加劇下,中國開始強調以內循環為主的經濟,似在模擬萬一和西方斷絕關係下經濟如何持續。中國又開始反對浪費糧食,而且還在大力買糧,又似為萬一的情況作準備。在美國八月四日公佈試射「民兵3」型洲際彈道導彈後,中國上周公佈了軍演影片,只見陸基導彈車避過「核攻擊」後,發射東風-26型彈道導彈還擊。這一切都指向兩個字—備戰。

  這讓我想起修昔底德陷阱理論(Thucydides's Trap)。哈佛大學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主任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在其著作《注定一戰:美國和中國能否擺脫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描述來自蘇聯的恐懼已經成為過去,現在是中國世紀。他滿懷無奈地指出「我們不必成為中國的奴隸,但我們必須學會接受其強大,否則中美之間必有一戰。」

  阿利森是公共決策理論的大師,我們讀大學時,已為他描繪美國總統甘迺應對古巴導彈危機的著作而着迷。他在二〇一七年提出的「中美之間必有一戰」預測,自然惹起震撼。但當日仍不如今天,覺得中美如此接近戰爭。

  阿利森建構理論時提到的「修昔底德」,源自古希臘著名軍事家及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的觀點。修昔底德認為,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最後無可避免地會引發戰爭。修昔底德講的是公元前五世紀希臘和斯巴達之戰:「戰爭無可避免的原因,是希臘雅典日益壯大,還有這種力量在斯巴達造成的恐懼。」

  斯巴達和希臘原是兄弟之邦,她們面對波斯人入侵時,曾並肩作戰,成功將波斯人擊退。但進入和平時代,本身作為陸地霸主的斯巴達,面對希臘日漸崛興的勢力,坐立不安。兩國終於爆發了拖延三十年的大戰,結局是兩國均遭毀滅!

  阿利森借用修昔底德的觀點,演譯成為兩個大國博弈時,無可避免地要掉進去的「修昔底德陷阱」。

  人們發現,自一五〇〇年以來,一個新崛起的大國挑戰現存大國的案例,一共有十五例,其中發生戰爭的就有十一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德國。當年德國統一之後,取代了英國成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結果在一九一四年和一九三九年,德國的侵略行為和英國的反應,導致了兩次世界大戰。當然戰爭打不成的經典,就是一九八五年日本經濟挑戰美國後,不戰而降,簽訂廣場協議,讓日圓大幅升值,自廢武功。

  美國和中國,又會否無可避免地掉進「修昔底德式」的戰爭陷阱呢?

  歷史又的確巧合地相似。中美又如希臘和斯巴達那樣曾經友好,兩國在一九七二年開始聯手,對付蘇聯。但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後,亦如波斯人戰敗那樣,兩國友好的粘合劑消失。

  有學者認為,習主席的「敢於亮劍」,是導致中美關係惡化的主因。

  對此我不敢苟同。修昔底德陷阱作為一種理論,重視歷史發展的必然性,兩個大國競逐霸主的地位,必有一戰。若只講某一領導人的管治風格觸發衝突,相反地是在凸顯歷史發展的偶然性。我年輕時候好辯,偏愛偶然論。到觀察事物久了,卻發現歷史竟然不斷重複。例如中國在南海吹沙造島,早在江澤民年代已經開始,二十年前,我都覺得中國不應搞這麼多事,但如今覺得「不搞就笨」。假如中國不在南海造島,美國就不會重返亞洲嗎? 不要傻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