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太子站死而復生事件簿

  農曆七月十四盂蘭節又到,想不到在唐人鬼節,死了的人可以復生。

  去年8.31太子站衝突,網上言之鑿鑿地說警察在太子站打死六個人,甚至講到這六個人的家屬共百多人被殺人滅口。一年過去,當日其中一個「死者」(二十九歲的王茂俊,網上稱他作「韓寶生」),竟然死而復生,原來他已棄保潛逃到英國,還拍片做政治宣傳。

  這個「韓寶生還魂事件」,真的是在盂蘭節上映的諷刺劇,猛過猛鬼街。涉事人王茂俊在太子站被警察拘捕時,有傳媒拍攝到他瞪大雙眼,自報姓名,但卻聽錯了是「韓寶生」。後來在警察的拘捕名單上,當然找不到「韓寶生」這個人。網上文宣便馬上出動,將「韓寶生」講成為太子站的其中一個「死者」,當然,「韓寶生」的家人也順理成章地被警察滅口了,所以無人出來尋子。

  然而,死了一年的「韓寶生」,之前任由傳媒說他死了,但在8.31一周年前夕突然翻生,自報姓名為王茂俊,並且非常高調接受多個網媒訪問,還在YouTube拍片、開facebook專頁,大力講述自己的經歷。

  去年的所謂「8.31太子站死人事件」,雖然警方多次澄清,但網上文宣攻勢實在厲害,令到大多數的市民都相信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人。去年的一個民調顯示,有百分之四十八的受訪者相信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人,只有百分之二十九的受訪者不相信。相信事件的市民認為既然警察可以在港鐵站打死人,自然是「黑警」,而殺人的政府,肯定是「暴政」。市民就懷着這個信念,去參與政治,即使是前天8.31一周年,仍有市民拿著鮮花去太子站拜祭六個「死者」。

  媒體《傳真社》去年嘗試找出所有太子站被捕的人士,並查詢他們當時見到被拘捕的人物,其後《傳真社》發表偵查報道說,網傳的被捕人士事後全部清醒被帶返警署或者送院,但沒有證據有打死人。

  不過,真相無人理會,謠言卻繼續流傳,「8.31打死人」變成了香港人的政治共識。其實,無論是反對派媒體或者議員,自己都心知肚明,當日太子站內並沒有死人。猶記得在某次立法會的會議上,批發零售界議員邵家輝質問公民黨的郭家麒:「你說太子站死了人,你講一些人名出來,看有誰死了?」郭家麒當時支吾以對。

  一年過去,反對派媒體已沒有像去年一樣大字標題說悼念「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人」,「靜雞雞」地將追究警察殺人的重點,改成太子站內的所謂警暴。其中一些太子站被捕示威者接受媒體訪問,更改口說追究太子站有沒有死人是「放錯focus」,因為會忽略了一眾的受害者云云。

  既然有百分之四十八的市民相信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人,涉及六個人死亡、甚至有數以百計的家屬被警方滅口,這樣重大的事件,當然要繼續追究,為甚麼說追究這件事是放錯focus呢?如果追究之後,證明太子站內那怕打死了一個人,涉案的警員應被告上法庭。反之,如果太子站內並沒有死人,而有些人明知是假消息,仍在網上散播,引起連番暴亂,其實他們已觸犯了《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罪」,即散播一些假消息,「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這並非《港區國安法》的罪行,並非在七月一日之後才生效,而是已經存在幾十年的法律,一直有效,應予追究。

  身在英國的王茂俊在過去一年,見到很多「手足」誤會他死去,他不出來澄清半句。如今他出來露面,可能有現實需要。他接受傳媒訪問時「鬧爆」反對派的612基金,說「衝又係我哋衝,俾人拉就我哋俾人拉,文宣又搵我哋做題材,但真係尋求協助嗰時,都會覺得自己變咗condom(用完即棄的避孕套)。」王茂俊聲言,自己不會發起眾籌,但大家想支援的話,可以透過Patreon支持他。

  說到底,還是一個錢字。

  相信「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人」,相信有「黑警」,相信有「暴政」,是香港去年如此暴力的反對運動的思想根源。若然太子站無死人,當日寫到滿街滿巷的「香港人為太子站死者報仇」標語,其實只是受人播弄罷了。

  整場復仇運動,只是建基在浮沙之上的政治宣傳而已。要認真對待「太子站死人事件」,不能讓它轉focus。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