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大裁員浪潮即將殺到

  政府公佈最新六至八月的失業率為百分之六點一,失業情況暫時穩定,但這只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大裁員風暴,快將殺到。

  政府的第二期保就業計劃已截止申請,第一期保就業計劃有十六點九萬名僱主申請,第二期只有十五點八萬名僱主申請,較第一期少了一點一萬。第一期最後獲批資助的僱主有十五萬名,這批僱主只有十四點三萬名再去申請,換言之,約有七千名第一期獲批資助的僱主放棄申請。政府的保就業計劃資助每個僱員一半的工資,上限為每人每月九千元,即月薪一萬八千元以上的僱員,政府的資助就不足一半。

  有七千個第一期拿了資助的僱主放棄申請,估計有幾個原因。一、有關生意已經結業;二、僱主已經裁員,不再符合資格;三、僱主有計劃裁員,覺得裁員較申請第二期保就業基金更能夠挽救生意。以國泰航空為例,它申請了第一期保就業基金,獲取了六點八億元資助,承諾受薪僱員超過二點五萬人。不過,國泰沒有申請第二期的補助,估計國泰裁員的機會很大。受疫情影響,客運業幾近停頓,有九成多的航班停飛。香港很多飛機停運搬到了澳洲的沙漠機場長期停泊,航空客運業務看來不會那麼快恢復。美國航空業最近就向政府提出再資助二百五十億美元,否則難免大量裁員甚至倒閉。

  在保就業計劃推出的時候,勞工界的最大批評是相關的資助不是直接給予員工,他們一直要求政府改為發放失業救濟金。其實看第二期保就業計劃有七千名曾經受惠的僱主不再申請,就反映計劃有一定阻止裁員的效用。如果保就業計劃真的如勞工界講的有那樣多的漏洞,有很多僱主濫用計劃自肥的話,就不會有僱主那麼蠢,不去申請第二期繼續濫用。反過來說,有這麼多僱主不再申請第二期,說明計劃原本有保護員工不被裁員的作用。只是疫情拖得太久,很多僱主已撐不下去,唯有選擇裁員甚至結業。其實條數很容易計,如果一家公司有大部份員工月薪超過一萬八千元,得到的政府補助便不及工資的一半。另外,生意的跌幅也可以很大。在很多行業員工開支只佔總開支的百分之三十、四十左右,補助一半等於總開支的百分之十五至二十,如果生意跌百分之七十、八十,工資補助其實無補於事,唯有裁員或者結業。大家不要忘記,那七千家沒有申請第二期保就業計劃的公司可能已開始裁員。然而,真正的大裁員潮,要到十一月底第二期保就業計劃結束之後,才會到來。

  政府財政力量有限,未能夠提供第三期的保就業計劃。政府推出的抗疫3.0基金,提供的二百四十億元支援,受惠的是受政府限聚政策直接影響的行業,特別是餐飲業等。換言之,大多數的其餘行業將不會受惠。

  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是:一、疫情持續的時間會較大家想像的長,即使疫苗能夠在明年首季推出,初期能夠注射或願意注射的人只屬少數,疫情不會馬上過去。按世衛估計,疫情最快也要到明年年底才會過去。有專家甚至估計,要到二○二三年,疫情才會結束,生意才會回復正常。

  二、大多數生意無力容忍長久的虧蝕。香港有數十萬間中小企,去年因為社會動亂,已令到生意倒退。今年再經歷疫情,生意進入冰封。很多企業虧蝕超過一年,僱主不但沒收入,要貼老本來支撐。物料、租金和人工開支是三大主要成本,物料成本是變動成本,生意減少,支出也會減少,但工資和租金是固定成本,一毛錢生意也做不到,也要繼續支出。一般的生意,有百分之十、二十的毛利已經相當不錯,當生意下跌不是百分之十、二十,而是百分之五十、甚至七十的時候,僱主頂幾個月就頂不順會爆煲。

  結論是政府的保就業計劃,客觀上已拖延了僱主大幅裁員和減薪的決定。政府今年估計已經有二千九百億元的赤字,再加上二百四十億元的第三期抗疫基金,赤字一定超過三千億元,即一年已用去了三分一的財政儲備,政府已無力再推出巨額的保就業基金,當然,全民再派錢或失業救濟金,同樣開支巨大,政府也無力支持。

  未來會出現一個「食自己」的狀況,各企業要想方法自救。一些大家稱之為「食皇糧」的行業,例如公務員、醫護、教師、社工等等,他們的收入不受經濟周期的影響,對經濟崩潰的感覺輕微。但在私人機構工作的打工仔,就會感受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風暴,即將殺到。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