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投訴「指鹿」者 就是「指鹿」人

  有些人經常投訴政府指鹿為馬,其實他們就是指鹿為馬的人,而且技巧高超得很。

  十二個棄保潛逃或者被通緝的重罪犯,他們部份涉及《國安法》的勾結外國罪,部份人涉嫌製造炸彈、購買AR15自動步槍、計劃在遊行中殺警製造混亂。這些重犯害怕在港受審會被定罪,決定潛逃台灣,過程經過內地水域時,被廣東海警截獲扣留,事件的本質,是一批重犯潛逃罪加一等的案件。

  但在香港社會,只要你夠膽講,就有人夠膽信。重犯潛逃時被捕,其家屬本來應向內地政府求情,要求寬大處理,但是這班家屬向反對派的議員求助,反對派就設計出一個「反其道而行」的策略:第一,求助美國。先要求美國政府協助向中國施壓,結果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聲明指中國無理扣押12名「香港民主人士」。如果製造炸彈、購買自動步槍意圖殺警都是「民主人士」的應有行為,美國就不用出動國民警衞軍在各州平亂,任由騷亂份子殺死美國警察即可。

  第二,走國際線。反對派和重犯家屬開記者會,成場記者會只得一、兩個外國記者,但反對派議員一開始就用英文發言,好明顯是「走國際線」,主要是講給外國人聽,而不是講給香港的公眾聽,意圖借國際社會向中國施壓。

  第三,反客為主。反對派議員和重犯家屬到警署報案,並引述所謂家屬踢爆「原來香港警察早已掌握其指出海等通話記錄」,質疑香港警察與內地公安勾結,「將十二人賣豬仔被內地拘捕」,至此就成功將一個重罪犯畏罪潛逃事件,變成為十二個「民主人士」被香港警察賣豬仔送返內地的事件。

  香港政府有少少去年反修例舊病復發的跡象,一心想扮好人,在對方開記者會要求特區協助的時候,客客氣氣,將在內地被捕的逃犯當成服務對象,話要向內地轉達云云,以旅發局答遊客問題的態度回應政治問題,並無警告逃犯棄保潛逃責任自負的事實。至今只得警察出來嚴正聲明,不見整個特區政府高調反擊,就被對家繼續食住上。

  其實在事發之初,特區政府只需要簡單回應兩句,然後把中聯辦的電話地址交給家屬和「協助」他們的議員,叫他們去找中聯辦就可以了。然後中聯辦就用慣常兩辦針對黑暴發聲明的語調,回應事件,正告這些反對派,不要再借事件勾結外國勢力,顛倒黑白。可以寫包單,整件事就不會變成為一個「中港勾結賣12個逃亡者豬仔」的故事。

  整個「指鹿為馬」事件,荒謬到一個可笑的地步,暴露了兩大問題:第一,以非為是,影響惡劣。反對派利用特區政府愛扮好人、軟弱可欺的特色,搶佔道德高地,將是非黑白扭轉,散播鼓勵一種違法的錯誤觀念。

  事件的本質是香港人在香港涉嫌違法,就應該在法庭接受審訊,由法庭判定有罪無罪。這十二人既然選擇了棄保潛逃,顯然是犯罪心虛害怕受審,就要承擔棄保潛逃的後果。他們不是香港特區政府要服務的客人,而是要追捕的逃犯,他們在內地按內地的法律程序受審後,刑滿後還要返港再接受香港的審訊。

  將棄保潛逃的加害者,說成為受害者,只會鼓勵更多年輕人犯罪。容忍這些指鹿為馬的故事流傳,後果是教壞細路,鼓勵他們造炸彈、買步槍、殺警察,為禍社會,自己亦受其害。

  第二,玩國際線,自招其禍。這12個逃亡者的家屬向反對派求助,反對派採取大力高調找美國向大陸施壓的手法,迫使大陸政府無法退讓,只能夠揸正來做,用最正規最嚴厲的方法處理。這批人偷渡進入中國大陸海域罪證確鑿,想幫助他們,合理做法是要求內地仁慈處理(mercy)。自己犯錯在前,還大聲夾惡,試問這批人又怎會有好的下場?

  玩到如此高調,美國政府多一個針對中國的話題,反對派議員套上為民請命的光環。只可憐這批家屬被人用完再用,一手把逃亡者的家人送上絕路。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