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宗教干政 絕不神聖

  香港天主教區退休主教陳日君最近大出風頭,他到梵蒂岡求見教宗,想就香港教區繼任主教提出他自己的意見,但不獲教宗接見。

        香港教區主教有兩名繼任人選,一是輔理主教夏志誠,另一是副主教的蔡惠民,陳日君屬意夏志誠接任,而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則屬意蔡惠民。陳日君因而大力攻擊蔡惠民是北京屬意人選,希望推倒蔡惠民,由他支持的夏志誠接任。

  教會內不同的派系,各自推舉人選出任主教,本屬正常,但陳日君求見教宗不遂,就出言要脅,聲稱若教廷委任「北京祝福的人」出任香港主教,則他自己死後也不希望安葬在主教座堂內。陳日君的做法,是把整件事擴大化和政治化,發動外界輿論壓力,想逼教廷就範。

  陳日君整個思維模式極之政治化,純粹從政治角度考慮問題。天主教是教會,但梵蒂岡卻是國家,梵蒂岡與台灣有邦交,卻一直想修補和中國大陸的關係,兩年前梵蒂岡與中國就中國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協議由二○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開始生效,為期兩年,協議說明,中國天主教教宗由中國官方教會選舉推薦,教廷批准任命,教宗可以否決。換言之,是中國及梵蒂岡雙方同意的人選,才可以出任中國天主教教區主教。

  梵蒂岡作出妥協安排,是希望天主教可在內地名正言順傳教。陳日君態度反共,對中梵主教任命協議本已極不贊同,如今又在任命香港主教問題上繼續吵鬧,他這種把一切政治化的思維方式,等於宗教干政,本質並不神聖。

  梵蒂岡雖然是國家,但天主教並非政治組織,若以陳日君那種「堅持民主」的標準,其實可以反問他兩個問題 ︰

  一、他曾任香港教區主教,他的主教地位究竟如何產生,是否透過香港天主教徒一人一票產生?事實是,香港天主教區主教由梵蒂岡任命,若要以民主標準衡量,沒有一絲民主可言。

  二、陳日君如此堅持民主標準,到底教宗是否民主選舉產生?是否由全球天主教徒一人一票民主產生?答案當然也不是。

  當教宗要轉換人選時,會在梵蒂岡宗座宮西斯汀小堂舉行遴選教宗的秘密會議,由約二百位樞機主教,以不少於三分二的支持票選出新教宗,如果開會過程順利,投票結束後,教堂屋頂上煙囪將升起一道白煙,表示教宗已順利選出。若是黑煙,代表選舉無結果。按教廷傳統,若投票未能產生新教宗,就會用濕稻草混合選票一起焚燒,以產生黑煙,表示會議無結果。樞機選舉人在選舉期間,會被鎖在一個上鎖的房間裏開會。如果他們未能選出一名新的教宗,他們都不可以離開該房間,直至選出新教宗為止。

  所以教宗不但不是全球天主教徒一人一票產生,是小圈子選舉,小圈子的投票過程更不公開。若要以陳日君的真普選標準,以政治之尺衡量每一件事情,所有教宗或地區主教都要抗共,才可以當選。反過來說,教徒是否可要求香港教區主教甚至教宗,由地區或全球天主教徒一人一票選出呢?由於陳日君這個退休主教當年也只是由教廷委任而非選舉產生,沒有甚麼代表性,其意見也大可不理。

  教會本身並非民主選舉產物,成立的性質是秉行神的意旨,在人間傳教。教會牽涉政治,就會產生極大的問題,教徒相信宗教的信念是完全而純粹的,若轉移到政治方面,既違反教會成立的原意,也產生極大的影響。若教會有此政治功能,也就不能怪責政府要規管教會了。

  說到底,一名退休主教選擇葬那個墳場,絕對有他的自由,不是甚麼大件事,也不值得重視。人不能太自大,要學懂謙卑。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