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有這樣的總統 就有這樣的疫情

  美國的新冠肺炎累計確診人數七百六十八萬,本周一單日新增四萬一千五百七十六宗確診,死亡人數高達二十一點五萬人。如果一年前有人說有一場疫症,美國會有七百多萬人染疫,有二十多萬人死亡,肯定不會有太多人相信。但觀察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確診前後的種種言行,就知道有怎樣的領導,就會有怎樣的疫情。

  特朗普確診前後的行為,暴露了眾多的問題。

  一、超級大國領袖竟然可以染疫。當特朗普確診的消息傳出之後,外界生起種種陰謀論,甚至懷疑特朗普自製確診消息以催谷選情。這個世界陰謀論太多,掩蓋了真正的信息。美國作為全球超級大國,無論是科研抑或醫療水平,都是世界頂尖。這樣的強國,竟然不能夠保證其總統不被新冠肺炎感染,本身已暴露了重大問題,因為這個疾病對七十四歲、身體肥胖的老年人而言,是致命的疾病。堂堂大國怎可以將自己的總統,暴露在危險的疫症之下呢?總統確診,證實了這個國家的防疫,極之失敗。

  二、鬆散的白宮防疫措施。我們經常見到特朗普不戴口罩,在白宮內走來走去,與幕僚交頭接耳。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推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的聚會上,大多數人不戴口罩,就成為播疫群組,有很多出席人員確診。特朗普防疫意識低下,堅拒戴口罩,本身就是問題的核心。你看他出院回到白宮,第一件事就是脫下口罩,已顯見他對抗疫的無知。

  三、做騷勝過防疫。特朗普現已出院,但他在出院之前一天,在十月四日曾坐車短暫離開沃爾特里德軍方醫療中心。大家初時以為他有甚麼重大任務要去辦,後來才發現他只是坐車出來繞行,向支持者和電視鏡頭前揮手,以顯示他狀況良好。特朗普這個行為被醫療人員指為「瘋狂出遊」。特朗普入住的沃爾特里德軍方醫療中心醫生菲力浦斯斥責特朗普「不負責任的程度令人震驚!」他又指特朗普的行為置陪同他乘車的特勤組成員的生命於不顧,他們同坐在密封的防彈SUV之內,很容易會造成交叉感染,而特朗普出來的目的只是為了做騷。

  在中國,不要說治療新冠病人的醫護人員,就算是邊境人員,也會穿上由頭包到落腳的多層防護衣。但我們見到特朗普身邊的特勤人員,基本上只戴上口罩,沒有其他的防護裝置。相信是特朗普不接受特勤人員穿著全套防護衣的形象,就把他們置於危險之中。特朗普重視做騷多過特勤人員的生命。

  四、選舉大過天。特朗普入院後,有報道指醫生給特朗普大量使用了「單克隆」抗體雞尾酒療法(未通過藥檢的新藥)、地塞米松(類固醇)、瑞德西韋、法莫替丁、褪黑激素,阿司匹林、鋅、維他命D等八種藥物,部份藥物還在試驗中,並未獲得任何批准。一個全球最強國家的總統,竟然成為試藥的白老鼠,這種做法真是聞所未聞。相信其他國家的領導人染病,醫生都會使用比較保守的治療方案。

  特朗普的治療方案如此激進,相信是他個人的選擇,目的是讓自己盡快康復出院,他更聲言會參加本月中的電視辯論。而白宮醫生肖恩康利在宣佈特朗普出院的時候的用語也耐人尋味。他說:「總統的自身評估及臨牀狀況,支持他返回白宮。」大家要留意:這是「總統的自身評估」,言下之意是特朗普要堅持出院。特朗普為了選情,要盡快出院,投入選戰,不想讓人見到他生病虛弱的樣子,這種行為是反科學的。一個感染了新冠肺炎的老人,不在醫院治療超過十天,未度過「炎症風暴」的危險時期,便急急要出院,首先以自己的生命作賭注。他的病情一旦爆發,會散發大量病毒,亦會危害白宮身邊人的健康。

  特朗普的所作所為,其實已經完全暴露了美國抗疫的問題。一、特朗普本身展示了美國人的任性,不服從科學抗疫守則,特別是戴口罩的建議;二、政治掩蓋了科學,為了政治目的,可以將科學防疫決定置諸不理。美國有這樣的疫情,不是天災,而是人禍。即使特朗普最後賭贏了,身體完全康復,他的染疫過程,只反映了這個國家如何失敗,災難本可很大程度地避免。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