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張洗腦工作紙 充份說明了問題

  一名九龍塘宣道小學的教師,被教育局指他在教學時有計劃宣揚港獨信息,以「嚴重專業失德」為理由,取消其教師註冊資格。事件引起教協等組織大力反駁,又說要支持該名教師進行司法覆核。

  教育局周二召開記者會,詳細交代該老師被釘牌的理據。教育局副秘書長陳蕭淑芬指涉事老師的相關課程,合共用了八十五分鐘討論港獨,詳細介紹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的宗旨和政綱,又要求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港獨,並在課堂上批評特區政府「運用社團條例施加黨禁」,教育局的結論是該名教師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

  來自教育界的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反駁,指教育局的判斷主要依靠書面資料,忽視實際情況,忽略當中包括數十分鐘的播片時間,以及讓學生完成工作紙的時間。

  聽完雙方的論述,關鍵還是要客觀看看相關的小學五年級課堂,究竟做了甚麼事情。這節課堂總長兩小時,課程的主題本來是言論自由,但最後變成主要討論港獨。課堂上睇了香港電台《鏗鏘集》「觸不到的紅線」一集,結合當時陳浩天因鼓吹「港獨」最後入獄出的思考題。教師用了五十分鐘時間透過《社團條例》帶出香港民族黨,然後討論港獨議題。在總結部份有三十五分鐘時間討論港獨、藏獨、疆獨、台獨等分裂國土的議題,然後由學生在堂上完成工作紙。

  網上流傳該校學生所做的相關工作紙,我認為這是比較客觀的證據,可一覽無遺地見到該教師的教學設計,以及對學生的思想的具體影響。工作紙的題目為《不能逾越的紅線》,題目本身已經很有導向性。當中第二條問題:「根據影片內容,提出香港獨立的原因是甚麼?」在網上流傳的工作紙上,學生給出的答案有五個:一、因為有(大陸人)不文明的行為,例如:不排隊、隨地大小便等等;二、日用品短缺,太多水費;三、香港自由被蠶食;四、中方無法兌現二〇一七普選行政長官承諾,為普選設下很多限制;五、西環操控選舉,使立法會失去應有功能。不知道學生看的影片內容,但看完這條問題和答案,可以見到影片應該是一面倒地傳播中國的負面訊息給學生,單向地傳導支持香港獨立的種種理據。

  第三題:「第五十五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中,獲最佳紀錄片獎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太陽花學運紀錄片)的台灣導演傅榆,說了甚麼而觸動大陸誓要保持領土完整的神經?」學生答案是:「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以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這條問題顯示課堂上不單止宣揚港獨,也宣揚台獨。

  其實,不用看教育局的詳細介紹,只看這張工作紙,已經令人感到震驚。一、為何只是小五的學生,就要教港獨、台獨等思想呢?老師在課堂上教授港獨、台獨、疆獨、藏獨等內容,又詳細介紹香港民族黨的政綱,顯示老師出於個人的政見,想把深奧的政治課題介紹給小學生。但小學生有多大的能力去理解?有多大能力去判斷老師的講法是否正確呢?

  二、單向教授等同洗腦。猶記得二〇一二年,政府要推行國民教育,以黃之鋒為首的反對派大力攻擊,認為這是洗腦教育。

  環顧世界各地,包括西方民主國家,都有類似國民教育或歷史教育,去強化學生的國家觀念,培養學生的愛國精神。對國家民族感情的培養,舉世皆然,但被香港反對派指為洗腦,發動大規模政治運動,逼令政府停止推行。現在倒過頭來,反對派把他們要分裂國家的政見,在學校大力鼓吹,向未必具備分辨能力的小學生灌輸,這才是真正的洗腦。

  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重視言論自由。我從來都不贊成有太多的規管。但伴隨自由而來的應該是有適當的自律。當反對派一方面限制政府進行國民教育,但另一方面卻毫不自律地在學校內大力灌輸港獨思想時,政府別無選擇,只能作出規管。濫用自由,就應該要付出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