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1000元一日的賣魚工無人做,失業率卻衝向7%高位

  有朋友早前路過石硤尾街市,見到漁檔掛出招工廣告,用一千元日薪請人,掛了兩個月也請不到人。做賣魚一個月返工二十二日,有二點二萬元人工,收入相當不錯。當然賣魚不是人人喜歡做的職業。但有工無人做,香港的失業情況真是那麼嚴重嗎?

  看本港的失業數字,又的確在不斷上升,最新公佈的七至九月失業率再升零點三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六點四水平,是二○○四年十一月以來的十六年新高。失業重災區是零售業,其中零售、住宿、膳食服務業失業率急升零點八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十一點七,是「沙士」之後的高位。雖然疫情稍為穩定,但失業問題正在惡化當中。特別是十一月底政府第二輪保就業計劃結束之後,學者預計到時香港的失業率會衝上百分之七的水平。

  二○○三年香港爆發沙士,當年第二季和第三季的失業率曾升上百分之八點五高水平,之後急速回落。當年沙士疫情延續的時間不是很長,由二○○三年二月確診第一宗個案開始,到同年六月疫情已完全消失,沙士高峰期只有四個月。但如今香港面對的問題是早在去年六月開始先受到暴力社會運動衝擊,令到零售生意下跌,今年再爆新冠疫症重擊,疫情至今已延續了九個月,但仍未見到盡頭。只是因為有政府的保就業計劃的大力干預,才拖住失業率不至於大幅上升。

  有人問,為何如今的失業感覺,好像沒有二○○三年那麼差?二○○三年沙士時對於失業的恐懼感非常強烈,有兩大原因。第一、二○○三年沙士的時候,股市和樓市都暴跌,由於財產急速蒸發,令到很多僱主額外驚恐,所以裁員、縮減開支的反應特別快。而如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都在大幅放水,令到利息接近零水平,實體經濟雖然很差,但股市樓市卻仍在高位。用美國的講法是「大街衰退,華爾街旺場」,很大程度上穩定了很多老闆的情緒,他們對前景沒有沙士時那麼悲觀,雖然生意蝕錢,但亦願意捱多一段時間,有些僱主甚至把物業再按揭,套現支撐生意。

  第二、香港社會較以前富裕了,很多年輕人都可以回家靠父母。看失業數字,今年七至九月,二十至二十四歲年輕人共有四點五萬人失業,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二十點一,即五個年輕人就有一人失業,較去年同期大增了十點三個百分點,年輕人的失業情況,其實相當嚴重。不過,由於現今社會較前富裕了,就算不說那些擁有不少資產的中上階層,即使是住在公屋的勞工階層,經過二十、三十年的財產累積,不少人都會有幾十萬元的積蓄,再加上公屋租金也不高,就算失業,用積蓄支付日常的生活費,仍可以頂到一段較長時間。而很多年輕人對失業也不擔心,因為他們可以返回父母的家中,繼續生活,不至於沒地方住、沒有飯開。過去「馬死落地行」,如今馬死會返屋企。

  香港目前的失業人數接近二十六萬,今年九月有二十三萬宗綜援申請,而失業綜援申請有一點九萬宗。按理,如果這些失業人士「好等錢使」的話,漁檔就不會兩個月都請不到人。主要還是社會富裕了,餓不死人,打工仔會對職業更加挑剔,不喜歡的、甚至不夠體面的便不做,所以才出現失業率高企,魚檔缺人的怪現象。

  可以預見,香港的失業狀況,勢將急速惡化。國泰航空宣佈大裁員的第一刀,即日停止國泰港龍的運作,集團包括國泰港龍航空將整體削減約八千五百個職位。集團透過凍結招聘和自然流失,實際上裁撤的員工只是五千九百人。單計國泰裁減的五千九百人,就等於增加了零點一五個百分點失業率,未來失業率還會上升。

  香港人是有錢不知驚。中老年人的積蓄本來為了養老,在還有工作能力時失了業,掏空了積蓄,老來生活難捱。年輕人失業就回家,甚至當放假又一年,不止令心態懶散,工作能力每況愈下,最後吃光家人積蓄,只能靠社會福利過活。

  我當然不敢叫大學生去賣魚,但見到這種失業狀況都不識驚,見到政府放寬本地團至三十人,還有人去追問為何不放寬示威遊行人數時,就生起一種「何不去示威」之歎。見到如今海嘯式的經濟狀況還不識驚,仍然不斷想去搞政治者,難道示威遊行真是有得開飯?未捱過餓,真是不知捱餓之慘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