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拜登駕駛的是一輛頭手不協調的爛車

  在美國主流媒體一哄而上宣佈拜登當選下,西方大國領袖紛紛配合祝賀,製造一個既成事實,想將特朗普好像瘟神那樣送走。

  的而且確,特朗普大勢已去,雖然他可以提一百個理由來挑戰選舉結果,不斷聲稱選舉舞弊,但當全世界接受了這個結果,即使共和黨內部都分裂,有一部份人希望特朗普和平交出權力,說到底雖然是特朗普敗選,但共和黨並沒有大敗,預期的民主黨席捲全國的「藍色浪潮」並無到來,民主黨在總統選舉中獲勝,又在眾議院保持多數,但在參議院不能打敗共和黨,無法在參議院過半數。換言之,共和黨仍保持着相當話事權,當然唔想玩得太過肉酸,以免在兩年後的中期選舉,連參議院江山都丟失。

  總的來說,拜登上台,大勢已成,不過從中國人的角度,比較關心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西方媒體有一個好好笑講法,如英國《衛報》就話,俄羅斯同中國仍未祝賀拜登,因為他們「因特朗普的失敗而變成的輸家」,所以保持沉默。

  倒個頭來,我反而覺得中國、俄羅斯比較有大國風範,美國選舉鬧劇未完,他們現任總統還要自己指控「選舉舞弊」,美國法院未有判決,何須急不及待向拜登道賀呢?蜂擁而出的西方國家道賀都有點想送特朗普落台的「無私顯見私」心態。 

  另外,有人話候任副總統賀錦麗雖然改了一個中文名,但千萬不要誤會她對中國有善意,她一向對中國問題態度強硬,如指控新疆設有所謂「再教育營」,又指責中國無尊重香港的人權自由等等。不過要看中美關係,不能夠只看一個副總統的個人風格,可能更加重要的是,要分析美國新總統面對的處境,可從兩個角度入手:

  第一,美國已是一架撕裂的爛車,《紐約時報》在選舉日後發表專欄作家弗德里曼的文章,《昨天有一個輸家——那就是美國》。當時未確知那一個勝選,但弗德里曼指美國是輸家,因美國經歷了一場史上最分裂最不誠實的四年總統任期,重創了美國民主兩大支柱—真實同信任。特朗普從無做過全民總統,不斷地破壞規則,即使拜登勝選,都不會佔一面倒的優勢,無法用壓倒性的多數來告訴特朗普及他周圍的人:「到此為止了,你完蛋了!別再用那種分裂政治來禍害這個國家!」 

  弗德里曼認為,講「夠了」的美國人的數量不夠多,無出現藍色浪潮,無出現道德浪潮,對導致美國分裂的領導品質,沒有遭到普遍拒斥。弗德里曼形容「美國已多處出現開放性骨折,因此感到無法再做出甚麼壯舉」。

  《紐約時報》這篇評論講出問題的核心,美國已一分為二,情況有點似香港去年的反修例運動那樣,將人群分成藍黃,大家都高度政治化,看法極之對抗,事情過後亦無和解,香港還好有一個至高無上的阿爺,勉強拉着香港向前推進。

  但是美國無阿爺,拜登上場後就好似開着一架爛車那樣,兩個前輪向前,兩個後輪向後,相信做好多事情,事倍功半。

  第二,拜登最重要議題是抗疫及經濟。拜登明年一月如能順利上場,首要任務應是控制疫情及搞好經濟,美國受新冠疫情嚴重影響,經濟大幅倒退,今年財政赤字估計高達三萬七千億美元。由於特朗普不重視抗疫,令疫情失控,拜登上台後會重用傳染病權威福奇,重新行一些比較類近傳統的防疫方式,如加強社區隔離,強制要求戴口罩等。不過美國的抗疫道路並不平坦,因為特朗普的支持者會抵制。

  同樣重要的議題是振興經濟,但在疫情未受控時講振興經濟,談何容易!所以一個方法就係找聯儲局加大放水,希望撐住經濟唔好再進一步下滑。

  中美關係雖然係美國最重要外交關係之一,但中美關係議題肯定是排在抗疫與經濟之後。

  就在這個美國權力交接不順的敏感時刻,聞說人大常委會打算DQ四名反對派議員資格,而反對派收到風後就威脅總辭。

  在美國這個大亂的時機,現任特朗普政府已是跛腳鴨,他說甚麼也作不得準。候任拜登政府還未確認可以掌權,甚麼事情也未有發言權。反對派打算和阿爺攤牌,若想靠美國撐,恐怕打錯算盤。美國現時的核心議題,首先是確認誰主白宮,其他問題,變得不重要。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