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反對派在十字路口上

如非親眼所見,不知立法會議員的生活有時十分無聊。

  有一次我去立法會找一位資深議員,在個多小時的會面之中,久不久就響起叫議員點名的鐘聲,那位議員匆匆離開,點完名又急急而回。我問資深議員,議員為甚麼不留在議事廳內?他說:「反對派不斷拉布,在議會內講的,都是冗長和全無意義的東西。不斷地拖時間,又突然點人數,然後全面撤退,人數不夠的時候,就造成流會。一天可以要求點算人數幾十次,日復一日,周而復始。」

  我問:「立法會議員參政議政、監督政府的功能,像這樣的運作方式,能否發揮得到呢?」資深議員說:「當絕大多數時間都浪費在政治鬥爭之上,正常監督政府、審議法律草案和財政支出的功能,大半都荒廢掉。反對派要癱瘓政府,建制派就要制止癱瘓,時間都花在極其無聊的政治鬥爭上。這就是立法會議員生活的日常。」

  前日傳出人大常委會將會訂出框架,要DQ一些不遵守《基本法》規定、搞攬炒的議員。反對派發言人胡志偉表示,如果政府這樣做,他們就會總辭。他說拉布是他們的應有權利,只要建制派留在議會內,就不怕拉布,也不怕點人數。

  這些話,只能騙騙那些沒有看過立法會開會的一般市民。問題不是建制派留不留在會議廳內,而是立法會現時的運作制度已被全面扭曲。反對派雖然在議會內未及半數,但借助制度的漏洞,肆意拉布,攬炒政府,令到施政裹足不前,效率大降,市民怨聲載道,香港就長期在政治鬥爭中打轉。

  去年有四個反對派議員參選時已被DQ,後來因為疫情,人大常委會決定押後香港立法會選舉至少一年,這四名被DQ議員可否延任成為一個問題,當時有很多意見認為不應讓這四人留任,但特首林鄭月娥大力游說中央,希望讓這些人延任,結果中央因而將有關問題「留白」,暫不處理。但這些人重返議會,繼續玩流會拉布,搞議會攬炒。在中央的眼中,已給你機會,但卻沒有用。

  我過去講中央對港新態度:如果過去二十三年行的是「A政策」,如今看來行不通,香港局面愈搞愈亂,證明「A政策」行不通。現在唯有反其道而行,試一試「非A政策」,即是從相反角度去思考問題。過去不想DQ現任議員,如今會認為DQ現任議員有何不可?

  現時反對派已去到一個十字路口,要作出選擇。要麼全面總辭,與中央決裂,繼續堅持他們的攬炒理念,不推翻特區政府,甚至不推翻中央政府不罷休。要麼就是接受新的遊戲規則,不踰越阿爺畫出的紅線,正常的參政、議政、監督政府,沒有問題;但如果要拉布攬炒的話,那就對不起了,阿爺要亮出紅牌,踢你出場了。

  香港政治亂象的根源,就是反對派陣營的泛民政黨,受港獨派的激進路線牽引,抱着全面對抗中央的心態,一步步走向深淵。過去中央一直給予反對派空間,是因為他們沒有觸碰到底線。從去年反對派支持暴力示威,到今天以集體總辭威脅,實際上就是公開要求突破底線,這是一種自絕於中央的行為,中央不可能有任何妥協餘地。要硬,就鬥硬吧。

  反對派若然總辭,與中央全面對決,變成一個你死我活的鬥爭。其實,香港政治從來都不需要對決,本來不用走到割喉嚨的境界。說到底,政治就是一個妥協遊戲,政治團體在妥協中獲得資源,擴大地盤,增加影響,絕不是一個要麼全贏,要麼全輸的玩命對決。

  如今,反對派已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上,要作出選擇,如果他們選擇和中央對決的話,下場會相當悲慘。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