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身先士卒去打仗

  去年六月香港暴力運動爆發時,我已斷言這不是社會運動,這是一場戰爭,可惜特區政府官員並不相信。

  如今面對兇猛疫情,特區政府仍然犯上同樣毛病,沒有認定這是一場戰爭,未能界定問題,自然就不能解決問題。結果在抗疫問題上,就出現種種病狀。

  第一,歎慢板︰特區政府對控制疫情反應遲緩,進退失據。我有朋友的朋友確診,從他的例子中,他的家入住元朗八鄉的隔離中心後,沒有人馬上為他們進行病毒檢測,於不斷追問下,最終在兩日後才可進行檢測。

  據說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很多緊密接觸者隔離都有相同經驗,一般人走到社區檢測中心排隊,排幾個鐘就可進行檢測。反而在隔離中心的緊密接觸者就要等兩日,試問若然他最後確診,這些緊密接觸者的家人,例如他的子女,甚至外傭,就要延遲四十八小時才會被隔離。

  緊密接觸者是高危群組,為何進入隔離中心後,不馬上作病毒檢測?以為把緊密接觸者隔離就可以了事,也是一種缺乏全面思考問題的官僚思維。政府高層知道出現這種問題嗎?

  第二,「請體諒」:麗晶花園爆疫,區議員曾多番要求衛生署派人前往視察,衛生署都沒有反應,記者追問為何要等區議員公開事件,當局才派員檢測。政府官員解釋是︰「請體諒,由於疫情嚴峻,政府人手不足。」可惜的是,病毒不會體諒政府的人手調配難處,會繼續在社區擴散。

  從政府高官到基層公務員,個個都是好人,當中不乏盡力做事的人,但合起來就是一盤散沙。關鍵是沒有人領導,沒有清楚的作戰意識,也沒有堅定意志打這場仗,以常規手段應付一場戰爭,社會就要付出沉重代價。

  若是認定這是一場戰爭,會有甚麼特徵?

  第一,設立心戰室:政府高層集中起來,以超乎尋常的決策方式,每日界定新問題,即日解決,不遲於翌日就實施新政策。

  第二,馬上總動員:作戰不是飲茶食飯,要動員一切力量打仗,假設敵人現在已千軍萬馬攻城,守城將領不會說︰「我們有三千兵馬,就用這三千兵馬防守吧。」若城中有十萬人,官兵不夠,將領一定會動員所有十萬人去守城。

  若然接送檢疫者的民安隊不夠,為何不可動員其他公務員協助?舉例說,由於疫情許多政府服務近乎停頓,例如入境關口大量收縮,本來駐守這些關卡的入境處及海關人員,都處於賦閒狀態,為何不可動員他們協助防疫,甚至是接收隔離人士的工作? 面對疫情追蹤及調查,更可大量調動紀律部隊人員協助。

  不進行總動員,而用常規方法去做,一定難以應付超常規的病毒進攻。

  第三,用一切有效方式作戰:試想一下,敵人正在攻城,有人提出一個方法,說非洲土人是用投石方法抗擊攻城者,將領不會理會方法源自非洲還是美國,覺得有效就會使用。但香港官員不能跳出思維框框,例如全民檢測,認為這是內地方法,用了就沒有一國兩制。但病毒會分辨兩制嗎?

  看昨日政府公佈的數字,自十二月以來以三種不同社區檢測方式,驗出六百零四宗陽性個案,其中固然包括政府勸喻檢測的群組人士,但也包括大量一般自願檢測市民。現在若進行全民強制檢測,可能驗出數以百計確診者,有助快速清零。

  政府總覺得全民檢測無用,認為是內地的方法。早前做完普及檢測後,早早送走內地檢測人員,結果弄得自己檢測力量不足。麗晶花園爆疫,昨日在當地設立的臨時檢測中心,居民排隊兩小時還未能取樣。不做全民檢測,輕視儲備檢測力量,到想用時就不夠了。

  總結而言,政府若不認識抗疫是一場戰爭,還以一般辦事手法應付疫情,必然「倒瀉籮蟹」,任由病毒散播。

  後記:政府宣佈向兩個供應商訂購疫苗,一百萬劑國產科興生物疫苗最快明年一月就會送到。這是一個好開始,政府高官亦應該身先士卒,自己接種國產疫苗,以加強公眾對疫苗信心。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