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生命是場華麗的錯覺

  「生命是場華麗的錯覺,時間是賊,偷走一切。」五月天在歌曲《如煙》裏輕唱。

         對於參與去年那場暴烈運動的年輕人來說,去年的確幻化很多錯覺。

  猶記得去年「十—」,我在北京參觀建國七十年慶典。當時的北京和香港,就像兩個世界。北京歡欣喜慶,香港戰火連天。

  當時早已傳出一個陽謀,要搞大「十一示威」,要迫警察打死人,要令「十一」由國慶變成「國殤」。這場陽謀按著劇本發展,幕後自然有大導演。

  十一當天,整日都是激烈暴力示威、掟汽油彈、封路、襲警不絕,就是要迫到警察不開槍不成。結果在當天早上的旺角,和下午的荃灣,真的有警察開槍。中五學生曾志健在追打一名倒地警員的時候,另一名擎槍警員上前制止,曾志健用手中棍子擊打警員持槍的手,結果警員開槍還擊,曾志健胸口中槍,傷勢雖然嚴重,但並未致命。

  習主席當天早上主禮的時候,眉頭繃緊,到晚上才面露笑容。香港這場人為導演「國殤」大戲,並未成功。

  我很不明白,一場盛傳要迫警察開槍的陽謀,為甚麼還有這麼多年輕人參與,扮演送死的配角?直到昨天看到曾志健棄保潛逃英國,媒體登出他的訪問,才恍然大悟。

  曾志健和另外三人於十月二十七日到美國領事館求助。幾個人曾經入內,但只逗留了十分鐘,美國領館職員以「無法幫忙」為由,要求他們離去,曾志健感覺被出賣,現在的確感到後悔。他說:「如果知道美領無法幫忙,當日就不會孤注一擲了。」

  就是美國,鼓勵了這些年輕人拼死上街。曾志健被控暴動罪,若然認罪服刑,可能關禁三到五年。但如今四海逃亡,就這樣浪擲一生。今年至今已有一百八十名港人在海外尋求庇護,當中包括很多政治明星如羅冠聰、許智峯、黃台仰等,這個海外流亡份子的代言人市場,已經十分擠擁。

  曾志健去年犯事時十八歲,正重讀中五,其學業成績可想而知,英文程度亦可預估。在這個擠擁的流亡份子市場中,他恐怕很難出人頭地,未來的人生相,會相當坎坷。

  生命本來就充滿錯覺。

  一、曾志健的錯覺。還是中五學生,成為蒙面上街黑暴,主要是源於一種錯覺,以為有美國靠山,在香港搞革命,很容易會成功,即使失敗,亦可以投奔美國。他想不到即使踏入了美領館這片美國領土,還是會被趕出來。

  二、美國的錯覺。美國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大力支持香港的暴力抗爭,前提是以為是中國不敢反抗,誰知中國以牙還牙,在貿易戰上與美國全面對抗,在香港問題上也寸步不讓。去年7月,美國總統特朗普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的領事館,中國馬上關閉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作回應。到去年十月二十七日曾志健登門求助時,在香港的美國駐港澳總領館正十分擔心,八月美國宣佈制裁十一個中港官員,如果中國一聲令下,要關閉香港美國總領館報復的話,那怎麼辦?在這個敏感時刻,接收一名寂寂無聞的中五學生,冒着再得罪中國、可能被迫關閉領事館的風險,這條數好容易計。所以不用十分鐘,就將曾志健他們掃地出門。

  三、老師們的錯覺。很多老師聽信了戴耀廷的「違法達義」歪理,胸懷理想,一心追求民主自由,在中小學內,大力散播暴力抗爭思想,鼓勵學生上街,以為明天就可以爭取到純淨如水的民主自由。先不論這種東西是否存在,過去一年,把香港打散,甚麼也爭取不到,只爭取到《港區國安法》;沒有令學生成為偉人,還把學生變成了階下囚,或者終生漂泊海外的流亡人士。作為老師,於心何忍呢?

  「就讓我跟你好好唱一輩子戲?」腦海中浮現了《霸王別姬》裏的這句經典台詞。

  時間是賊,偷走一切,只是想不到偷得那麼快。想起那些出走的人,他們想在香港唱的革命大戲,不但唱不到一輩子,只唱幾個月就散場了。

  如今,已經到了夢醒時份。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