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傲慢偏見 代價高昂

  港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透露,過去一年以來,當局要求高危群組檢測而收集的深喉唾液樣本中,居然有百分之三驗不出人類基因,相信那些人以「水喉水」蒙混過關。袁國勇建議當局動用一萬名紀律部隊人員協助追蹤。

  百分之三暪報的數字令人震驚。要知道這是高危群組的數字,走漏一個感染者,隨時可以感染過百人,百分之三走漏了,造成巨大的防疫漏洞。

  袁國勇建議當局動用一萬名紀律部隊人員協助追蹤,這等如着一條千瘡百孔的爛褲,要不斷去補釘一樣,補褲的錢貴過買褲。真正的問題是:當世界各地都做鼻咽拭子檢測時,為甚麼我們要做深喉唾液檢測?

  深喉唾液檢測除了容易造假之外,還有很多問題,例如不少人不懂吐痰只交口腔口水而非深喉唾液樣本,又例如要隔日回收極不方便,很多人索性不交。據說索取樣本樽仔的人,只有百分之三十交回樣本,由此可見這個方法極之低效。

  特區政府堅持主流做深喉唾液檢測,因為這個方法是香港發明,所以硬要用「香港方式」,不想承認這個方式低效。香港的專家也如此,甚麼也是香港好。這是一種「傲慢與偏見」。

  不過從抗疫結果而論,香港要承認自己水皮。你看鄰埠澳門,根本不用甚麼創意,照抄內地抗疫方式,就做到長期清零,人民自由生活,令人艷羡不已。

  不知大家有無留意,很多明星名人,都回了內地生活,因為內地不用限聚。據說不少明星是走澳門線,先去澳門隔離十四天(最新規定是二十一天),然後自由回內地。他們貪澳門隔離酒店高檔少少,而且上網較為方便。

  有朋友曾在澳門隔離,講起他的隔離實錄,值得參詳。

  一、閉環管理,照抄內地。現在香港去澳門只有港珠澳大橋口岸,一到埗,就有着到好似「生化危機」的警察上來收身份證。這樣由頭包到腳的「生化危機裝束」也是抄內地,而香港不止邊檢人員似外國,即使送人去強制隔離的人員,只見也是穿那件薄如蟬翼的藍色保護衣,這是「香港規格」,澳門則是「內地規格」。

  在澳門關口要再經衛生官員查核酸檢測證明,然後由警察帶隊,一車車去山頂鏡湖醫院再做核酸檢測,做完就原車車去分配好的隔離酒店,登記入住,上房前警察派回身份證。全程閉環管理,新入境者不會接觸到其他澳門人,無身份證走也走不了。不似香港早期,自己搭車去酒店或返屋企,過程中感染司機又得,食餐飯又得,完全是無掩雞籠(十二月香港終於有指定酒店隔離)。

  二、隔離期間,與世隔絕。在澳門十四日隔離期間,在酒店內足不出房,亦無人可以來探視,做法和內地一樣。酒店送餐到房人員都着「生化危機式」保護衣,確保不會感染,香港人員到今天仍是低設防。另外澳門隔離酒店門外有警察把守,出入要查證,不似香港低防備,是自律式。

  三、出關過境,來去自如。在澳門隔離尾段,有人上門做核酸檢測,最後夠期放人。值得一提到隔離期過後第二日和五日,再有澳門衛生人員打電話查問,追問之後有無問題。

  隔離出關,就是一條好漢,在澳門回內地完全不用再隔離,揸住張隔離紙,下載了內地健康碼,在拱北過關無障礙,在內地任縱橫,之後全國旅遊均可,甚至可以過不戴口罩的日子。

  四、內地檢測,高效方便。在澳門做核酸檢測收費一百二十元,在珠海做只收七十元人民幣,好多澳門人也去珠海檢測。朋友話在珠海很多地方可做檢測,有些檢測點如快餐車,駕車到檢測點附近停車,交費、做鼻咽拭子檢測,全程不用十分鐘,十二小時內有報告。內地有巨大檢測能力,所以控疫有力。

  澳門跟足內地,市內無疫症,不用限聚,生活如常,開心快樂。香港有型有款,不是跟西方,就是自搞一套,結果疫情爆完一波又一波,限聚連連。由此可見,香港的傲慢與偏見,要付高昂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