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魔球故事︰要有型有款還是要贏?

  香港「擠牙膏式」的逐步加強抗疫方式,亦被笑稱為「雕花式抗疫」。皆因香港政府每樣事情都要做到很對、好漂亮,而且程序正確,但講實效就認真麻麻了,在這場抗疫之戰中,就未能夠達到清零這個戰略目的。

  講到這裏,想起《魔球》(The Money Ball)這本小說,後來拍成電影。我看後覺得很有啟發,有朋友的孩子讀體育管理,我送了這本書給他。

  在電影中,畢彼特飾演美國職棒大聯盟奧克蘭運動家隊的總經理比利比恩,奧克蘭運動家隊原本是一支魚腩部隊,預算極少,高層拒絕加注,球星又被挖走,變成徹頭徹尾的廢柴部隊。

  比利比恩巧遇耶魯大學經濟系畢業的布蘭特,覺得布蘭特按數據尋找球員的方法,甚有見地,便聘請了布蘭特改造奧克蘭運動家隊,以小預算打出超乎尋常的好成績,一炮而紅。

  比利比恩經常恥笑棒球界的球探,說他們只懂找那些高大漂亮、外表很捧的年輕球員,這些球探其實是在找賣牛仔褲廣告的模特兒,而不是找尋拿到分、贏到球賽的球員。比利比恩是球員出身,明白致勝之道不講外形,而是講球員的必殺技,該必殺技是否在球隊中起到作用,該必殺技與球隊配合時能否獲取高分。

  管治球隊和管治政府的道理相通。喜歡有型有款、要求政治正確,是西方社會的通病,香港亦染病甚深。

  香港的抗疫專家也好,政府高官也罷,無論是公開發言,還是提出政策,都講求有型有款和政治正確,卻不是講求方法的致勝實效。在一般玩政治的情況下,可以投選民之所好,但面對世紀疫情,就過不到關。西方國家抗疫搞得這麼混亂,正是這種政治病發作的結果。

  阿爺的抗疫手法剛剛相反,是以實效為主,並不追求有型有款。今年一月內地疫情爆發之初,很快便把很多運動場館在一、兩日之間,改建成方艙醫院。當時有朋友說,這些方艙醫院看超來很老土,但我的感覺卻不是這樣。我的即時反應是內地為甚麼除了興建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之外,還要搞設備簡陋的球場醫院呢?其次是究竟因為趕不及興建臨時醫院,還是因為要盡快收治輕症病患者,才建方艙醫院呢?後來便發現,大量新冠病患者都屬輕症,如果全部住進醫院的負壓病房醫院治理,一來沒有那麼多病房,二來也不一定高效,結果內地就搞出方艙醫院去收容輕症病人。

  我有這樣的反應,主要是我假定中國內地做事,有一定的理由。相反地如果先假設了中國做事老土專制,想也不想就否定,但你又沒有內地官員的能幹,就會陷入一個困境。既不想跟隨內地的做法,但又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就只能夠在原地打轉,轉來轉去都轉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內地的全民檢測加健康碼的整套防疫措施,目的是快速清零,將社會上所有的帶病毒者在短期內全部找出來。不肯參加全民檢測的人,由於沒有健康碼,很多地方都不能去,客觀上就阻截了不合作人群散播病毒的機會。整套做法有一個很清晰的目標,就是要達到快速清零的效果。

  如果一開始就否定了內地做事的邏輯,但又想不出另一套更好的方法,就變成主要講政治而不講實效。又或者如雕花那樣,走很長時間才走出一小步,永遠追不上疫症擴散的步伐。

  政府官員不是也經常說香港防控疫情比西方很多國家都要好嗎?這就如你考試不合格,卻對媽媽說,你已經考得比鄰座的小明好,因為他考零分。

  這種不追求絕對回報,只追求相對回報的做法,是很差勁的基金經理蒙混投資者的詭辯方法。搞投資和搞政治一樣,是講求絕對的效果,一些人搞搞化妝,吹一吹水,外表有型有款,但實際上賺不到錢,或者在控疫上做不到清零,其實都是失敗的投資經理或政客而已。

  要想想魔球領隊的故事,找出最有實效的清零方法,一步到位,下定決心去做。

  二○二○年將盡,香港的抗疫方法,需要大變。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