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黑天鵝與灰犀牛

  告別二○二○,迎來二○二一。

  二○二○年的確是驚心動魄的一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對全球造成巨大衝擊,也令我們深刻反思,不同國家、不同治理體制如何應對危機。

  二○○八年史無前例的金融海嘯在美國引爆,當時喜歡講「黑天鵝」事件,意即一些小概率但影響巨大的事情,人們從沒預計某些事情會出現,但事情突然撲面而至,令人猝不及防。

  當黑天鵝事件不斷地重演,就不再是黑天鵝了。古根海姆學者獎獲獎者米歇爾沃克在《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提出新概念:「灰犀牛」,以比喻大概率而且影響巨大的危機。灰犀牛體形龐大笨重,你一早已看見牠從遠處走過來,卻毫不在意,但灰犀牛的奔跑速度其實比你想像中的快,當牠跑近的時候,你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牠直衝過來,把你撞死。

  灰犀牛事件爆發之前,已經有跡可尋,但往往被人忽視。二○二○年一月在武漢開始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黑天鵝事件,事前毫無徵兆,卻突然洶湧而至。

  中國動用了史無前例的強硬手法對抗疫情,當中的關鍵是在一月二十三日把武漢封城。中國領導人作出這個決定,冒着相當大的風險。封閉一個一千萬人口的城市,萬一疫情在武漢市內一發不可收拾,等如叫武漢人作出犧牲,保護全國。

  武漢封城之後,繼而是全國總動員,由解放軍以至各省市派出醫療隊馳援武漢和湖北,協助當地撲滅疫情。在短短個多月內,湖北和武漢的疫情受到控制。之後中國發展出一套高效的疫情防控手段,包括全民檢測、大區檢測和健康碼,成功快速控制疫情,並長期保持動態清零。

  簡單形容,中國面對新冠疫情,是在做一份閉卷考試,對疫情如何應對,毫無頭緒。到二月底三月初,疫情擴散到外地的時候,由於中國的應對方法全世界已經知曉,對她們而言,應對疫情已變成一份開卷考試,大家都可以看着答案答題。到西方國家面對新冠疫情的時候,已經不是一個黑天鵝事件,而是一件灰犀牛事件。

  猶記得中國爆疫之初,西方國家覺得事不關己,都在看戲剝花生。美國在二月底時只有零星個案,總統特朗普還在打高球,且不忘譏笑中國。然而,新冠疫情就像灰犀牛一樣撲面而至,西方國家卻視而不見,結果就被衝擊得一敗塗地。

  中國很快便成功控制疫情,至今累計確診人數有九萬六千六百七十三人,累計死亡人數四千七百八十八人。但是理論上醫療及衛生水平極高的美國,累計卻有高達二千零二十二萬人確診,三十五萬人死亡。近期美國單日新增確診人數經常在二十萬人以上,美國單日確診人數比中國累計確診人數要多得多,在年初中國爆疫時,真是講你也不會信。

  同一個控疫做法,在中國可以收效,但在美國卻不收效。例如中國建好方艙醫院之後,就可以把輕症病人隔離和治療。美國曾一度仿效中國,把一些球場和體育中心改建成方艙醫院,但卻調動不到新冠病人入住,原因是美國病人有醫保,醫院不肯放人,而輕症患者亦不願意入住方艙醫院。

  中國沒有被黑天鵝擊倒,而美國卻被灰犀牛撞得一塌糊塗。撇開民主和專制這些形而上的制度爭議,純以效率計,中國的管治制度高效,而美國管治制度低效,在這次疫情中,一覽無遺。其實我覺得西方民主制也不應這樣低效,但在民粹主義高漲的影響下,低效卻成宿命。

  不要以為管治失效,代價很輕微,首先美國就要付出了巨量的人命代價,因疫症死亡的三十五萬人,基本可以說是枉死。美國因為疫情的影響,一年要多花了三點七萬億美元。這個花費,已經等如美國立國二百多年以來國債總規模的百分之十六。現在估計中國經濟可以提前在二○二八年,在經濟總量將超越美國。在二○二一年,我們還會遇到很多灰犀牛危機,例如接種疫苗計劃失敗。做得不好,我們照樣會坐視灰犀牛狂奔而來,把自己撞得人仰馬翻。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