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攬炒真是無後果嗎?

  荒謬的事情,不會有美好的結局。

  戴耀廷推動的「攬炒十步曲」,由去年四月公開宣示,到去年七月《港區國安法》生效之後仍未停止。警方國安處昨天採取拘捕行動,逮捕了包括戴耀廷在內五十三名參與反對派初選的人士。這是堅持搞攬炒者的必然結局。

  《港區國安法》去年七月生效後,我在七月十七日曾撰文說,戴耀廷的攬炒十步,是一個「顛覆大計」,硬要逼中央血腥鎮壓香港,實在有太多正常人無法解釋的地方。

  整個攬炒十步環環緊扣,戴耀廷連時間都設計好。首先是反對派支持者「配合策略投票」,佔據立法會35+議席(二○二○年九月),然後反對預算案(二○二一年五月),逼特首解散立法會,立法會重選後再否決預算案(二○二一年十一月),特首辭職,政府停擺,逼中央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二○二一年十二月),激發市民上街。第九步是令到「街頭抗爭變得更加激烈,鎮壓也非常血腥,港人發動三罷,令香港社會陷入停頓」。到第十步(二○二二年一月)是西方對中共實行政治、經濟制裁。

  戴耀廷設想的第十步是這樣的:「我們已攬着中共一起跳出懸崖,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我已寫不下去了,因已超出香港界線。國際社會怎樣對付中共,制裁對中共及中國社會的震撼有多大,是現在所不能預見的。」

  戴耀廷不怕明言整個攬炒十步,是迫中央用「非常血腥」的方法鎮壓香港,要港人攬着中共一起跳出懸崖。在戴耀廷講述他攬炒十步大計的文章中,他毫不諱言不但要攬炒香港,還要攬炒中共。而實現這個目標的方法,是不斷透過各個手段,將特區政府及中共推到懸崖邊。他預先講明不問情由地否決預算案,逼政府解散立法會,並非因為預算案有任何內容不符民意的地方,而是否決預算案是他攬炒十步的第五步設計。他連時間也定好了,是在二○二一年五月。最後一步是西方全面對中共制裁,時間是在二○二二年一月以後。

  問心講一句,這樣講明要攬抄中共,難道不是顛覆嗎?

  我去年已經問:港人為甚麼要參與這個等同自殺的攬炒大計呢?除了天真或者冒進,我看不到其他理由。

  更加令人難明的是,戴耀廷為甚麼要堅持發動這個要迫使中共「血腥鎮壓」香港的攬炒陽謀呢?我估有兩個可能,第一是出於「巨嬰心態」,要求有完美無瑕的真普選,否則寧願同歸於盡。第二是毀滅心態,但即使是黑社會,也不會在自己地頭生事,只會到別人的家園打鬥。戴耀廷把香港當成別人的家園那樣,攬住死地的攻擊,當中有着很濃厚的受到外部勢力操控的味道。

  我本來以為,去年七月《港區國安法》生效之後,戴耀廷的操作就會停止,但在去年立法會選舉之前,他還積極活動,搞反對派初選。表面上,初選貌似要預先協調出最受支持的人選,避免黨內相互之間的爭票。其實,看戴耀廷搞的幾次初選,都會見到他根本是要透過初選,擠壓傳統泛民、扶植本土派,好把激進的力量引入議會。本土派聯署「墨落無悔,堅定抗爭」聲明,堅持不問情由否決預算案,還在初選論壇上不斷逼問傳統泛民會否承諾否決預算案。

  戴耀廷的設計不止是要立法會35+,而是激進的35+。戴耀廷操控的反對派初選,目的是要達成其攬炒十步中的第二步的重大工程。即使《港區國安法》正式實施之後,他還要冒險進行,其動機的確耐人尋味。而跟着他一哄而上的反對派,成為了陪葬品。

  阿爺看着戴耀廷的陽謀,因應疫情,由人大常委會決議,將立法會選舉至少押後一年,目的也很明顯,就是要打破這攬炒之局,從初期打斷戴耀廷的攬炒大計。

  陽謀失敗,清算到來。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公然搞攬炒大計,要抱着中共跳下懸崖的戴耀廷,自然有後果,當然要付出代價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