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暴亂可能和新冠一樣,是一場全球瘟疫

  美國白宮易主,但「美國病」的本質未變。

         三十多年前,還是美式制度的光輝歲月。美式民主制度,選出年輕、高能、受人民愛戴的領袖,事事以人民的利益為念。美國就因為有民主制度,自由市場,在二戰後幾十年欣欣向榮,向全球吹出美國夢。

  相對地,社會主義封閉落後,專制制度選不出好領袖,都是年老、低能、誇誇其談的獨裁者,把國家搞得一塌胡塗,還不斷說「我們最幸福」。

  美國之所以成為世界警察,除了擁有全球最多核彈頭的威脅力之外,還展示其制度的優越性。那時候看不出美國制度有甚麼破綻,一切都是挺好的。即使美國打輸了越戰,國內興起反戰浪潮,很快就可以挺過來,一切都是挺好的。

  三十年後的今天,美國故事有點漏洞百出的味道。

  當你以為問題只是特朗普,你就太輕視這個「美國病」的病情,謊話也不是由特朗普開始講起。美國從來都是雙重標準,從來都是只求自己安定,卻希望對手動亂,本質沒變,只是愈演愈烈。二○○三年二月,美國國務卿鮑威爾拿着一樽「洗衣粉」,到聯合國作證,聲稱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要求聯合國授權出動軍隊。結果推翻了伊拉克政府,一件大殺傷力武器也找不到。

  特朗普可能覺得很不公平,小布殊政府以謊言發動一場戰爭,死了那麼多人,之後甚麼後果也沒有。他只是吹吹水叫人幫他「奪回選舉結果」,卻換來眾議院彈劾。當然,他沒有留意自己踩了美國的紅線,可以說謊去向外國發動一場戰爭,不可以說謊去攻佔自己的議會。

  順着這個邏輯,以下的事情也很好理解,美國聯邦調查局部(FBI)公佈多名一月六日闖入國會示威者照片,全國通緝。諷刺的是,二○一九年衝擊香港立法會的二十一歲學生文家健,早前潛逃到台灣,台灣不肯收留,轉送到美國,現時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美國以強硬手法追捕搗亂自己國會的示威者,卻收容搗亂香港議會的人。雙重標準的背後,就是特朗普天天講的「美國優先」的邏輯。

  所以也不要以為,特朗普一去,美國將重拾正常,美式制度將再次偉大。不會了,美國制度出現了根本的問題。

  第一,因政治化而低效。在抗疫一事上,美國以至整個西方世界的低效,表露無遺,關鍵是把一切問題政治化,不講求科學決策。

  去年二月美國疫情開始爆發時,全國充斥著一種理論,認為是「亞洲病毒」,只有中國人才會感染。偏見的背後,就是特朗普這樣的政客的盤算,認為疫情捱一下就會過去,不要讓經濟停擺,否則對選情不利。接著就攻擊所有科學化抗疫的工作,以為打低政敵,就可以打低病毒。

  特朗普沒有科學化分析及應對疫情,是造成今天美國災難性死亡的關鍵,如果特朗普去年二月同意全美國停擺二十八天,盡量把疫情清零,恐怕如今已成功競選連任,當第二屆美國總統了。但美國因為政治化而低效,已經跳不出來了。

  第二,政治化源於1︰99的不平等經濟結構。美國如此政治化,因為有一個民粹總統,為何選出這樣的總統,因為1︰99的不平等經濟結構,即是說,百分之一的人佔據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經濟成果,人民覺得選來選去,自己都是受害者,中產亦赤貧化,既催生了街頭暴亂,也催生了民粹政治。投機性民粹領袖,看見選民有這需求,於是搞出很激進的民粹政綱,趁亂上台。但街頭暴亂,卻不斷死灰復燃。

  大家有沒有想過,其實環球各地暴亂本質,與疫情一樣,有其本身衍生的環境,亦有傳染性。現今環球暴亂的根源,始於二○一一年美國鼓動的阿拉伯之春,多個阿拉伯國家發生推翻政府的革命。但暴亂之火在該年九月燒回美國,就發生佔領華爾街事件。由二○○八年金融海嘯後,到今天的疫情,全球放水救經濟,最後令富人愈富,窮人愈窮。民粹政治其實解決不了問題,最後令愈來愈多人起來反抗。

  若美國很天真地以為暴亂只會在外地發生,自己免疫的話,就真錯得離譜了。民主黨拜登上台,不見得會令美國1︰99的情況改善,暴亂的根苗,正在美國滋生。暴亂就像一場瘟疫,未來十年,將在世界各地爆發。短期的止痛藥,是採取強硬手段壓制暴亂,放任由之,很易馬上病發身亡。長期的治療方法,只能動大手術,改變1︰99的惡果。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