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見龍在田 莫與巨龍對抗

         二○二○年是庚子之年,六十年一遇,早已預期必有大變,想不到是一場席捲全球的世紀疫情。中國首當其衝,在去年一月爆疫,但只用了短短兩三個月,已成功將疾情控制。反倒是那些向來以管治優良見稱的西方國家,抗疫倒瀉籮蟹,到如今仍是一場殘局,未能收拾。

  庚子年的巨變,不但沒有打擊到中國,在災難的洗禮之下,更加令到中國這條巨龍更大更強。內地最新公佈的二○二○年GDP數據,首次超過了一百萬億元人民幣,達到一百零一點六萬億元。在如此災難之年,中國的經濟仍能實現百分之二點三正增長,領跑全球主要國家。單是廣東省的GDP,已達到十一點一萬億元人民幣,超越了俄羅斯和韓國的GDP,緊跟加拿大之後,以經濟量計,是全球第十一大的經濟體。

  中國遇到百年一遇的挑戰,反而變得更大更強。根據國基會(IMF) 十月份發佈最新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預測,二○二○年美國經濟經濟將萎縮百分之四點四,縮短了中國追過美國經濟體量的時間。據英國智庫「經濟和商業研究中心」(CEBR)最近指出,到二○二八年,即是七年之後,中國將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

  與中國對抗,真的無運行。

  過去十年,鼓吹勇武革命,追求香港獨立的歪風惡浪,在香港大學界默默興起。二○一五年一月,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罕有地點名港大學生報《學苑》,指《學苑》一期封面專題《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宣揚港獨。當時CY的行動,惹來很多批評,說他小題大做。事後看來,極有遠見。

  激進運動在二○一九年全面爆發,和中國全面對抗,最後換來的,不是香港成功獨立,而是《港區國安法》的訂立。或許有部份二○一九年運動的參與者說自己不是想爭取獨立,問題是走在最前、最激進的所謂「本土派」,他們的而且確地想搞港獨,「攬炒」、「支爆」(所謂支那爆炸),就是這種思維的體現。

  《港區國安法》在去年七月正式實施之後,大學生暴力示威及港獨思潮雖然稍稍收斂,但激進的學生依然「條氣唔順」,演變成中大襲擊校園保安事件。這些暴力學生不敢與政權對抗,卻挑老弱的保安出手,這擺明是懦弱和愚昧的行為。因為違法者最後必將繩之於法,更要留下案底。

  在一個政權面前,個人其實有如螻蟻,在香港搞違法的對抗運動,大吹「支爆」,無異於選擇與中國這條巨龍對抗,必然沒有好下場。對一個只有二十多歲的大學生而言,未來的二十年,是他生命中的黃金時代,無論是人生或者事業,理應可以迸發光芒,但若捨其路而弗由,選擇與自己的國家對抗,人生前途,也就此荒廢。

  香港回歸至今,雖然已接近二十四年,回想九七政權交接,恍如昨日。二十多年晃眼過去,人的一世,也是如此,轉眼即逝。選擇與國家對抗,不會把巨龍消滅,只會將自己的人生埋葬。

  一九八九年發生「六四事件」,至今已經三十年多年,當時很多人以為中國政權轉眼就會崩潰、「支爆」,估不到的是中國不斷在挑戰中壯大,急步向前。就如當年的東歐國家,在鐵幕垮台後,一面倒傾向西方,如今沒有一個能夠強大起來,強如當時的烏克蘭,是一個工業大國,擁有最先進的飛機及輪船製造工藝。投靠了西方之後,現已淪為一個三流國家。

  我很希望那些仍然堅持搞對抗運動的年輕人,認真的想想,二三十年一晃眼就會過去,不要浪費寶貴的青春,選擇走一條與國家這條巨龍對抗的道路,因為中國的大運,遠遠未行完。

  中國就如《易經》乾卦當中的爻辭:「見龍在田。」中國古時為了方便觀測天象,將主要星座分成二十八星宿,又把每七個一組分為東西南北「四象」,東、西、南、北分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東面的青龍七星,又稱為「龍星」。每年春季,龍星從田地地平線升起,稱為「見龍在田」。《易經》乾卦「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即龍出現在田間,有利於大德之人出來治事,這就是中國的現況。

  中國的龍興國運,還有很長的日子未走完。選擇與巨龍對抗,只是死路一條。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