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賭徒式決策的代價

  幸福不是必然的。香港人過去享受很多東西,從逐步開放的政制,到寬鬆的國籍安排,但在一次又一次自毀長城的行動下,恐怕美好的東西,不一定能夠永續。

  在國籍問題上,中國從來不承認雙重國籍。在一九八四年中英準備九七年回歸的時候,阿爺採取很寬鬆的政策,對香港很多人持有各種各樣的外國護照,隻眼開隻眼閉。今天,英國違反了不給予持有BNO的港人居留權的承諾,阿爺出手反制。

  下一步有三個可能。一)阿爺對BNO反制到此為止。二)單獨針對BNO「5+1」移民計劃的申請人,取消這些港人的中國國籍。三)針對所有持有外國國籍的港人。我覺得BNO移民計劃雖然累街坊,但阿爺的反制行動相信不會波及持有其他外國國籍的港人,包括那些透過居英權拿到英國本土護照的港人,也應該不會受到影響。

  這還有一個中英關係的面向。在最近的短短三年,中英關係出現急劇變化。二○一八年二月,英國首相文翠珊在其任期內首次訪華,中英雙方的反應依然熱烈。雖然文翠珊與前任首相卡梅倫相比,對中國的熱情沒那麼高,但很多英國人認為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仍將繼續。然而,一場脫歐運動,讓充滿民粹主義色彩的約翰遜上台,中英關係迅即變味。約翰遜推出的BNO「5+1」移民計劃,更充滿了賭徒式決策的色彩,也有很強的譁眾取寵的味道。

  賭徒式決策的特徵是只看贏面,不看輸面。賭徒之所以會傾家蕩產,是永遠幻想着可以憑藉賭博,一朝發達,總是在贏面上浮想連篇,完全沒有在輸面上盤算琢磨。約翰遜搞的BNO移民計劃,顯然只是從贏面的角度去考慮。

  贏面一、敢於挑戰中國,看來是高尚而勇敢的行為。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反華大旗之下,歐盟一直只是採取「口惠而實不至」的態度,口頭上跟隨着美國罵中國,但並無採取任何實質行動。一力推動脫歐的約翰遜,事事都要與歐盟比較,就提出吸納香港移民的計劃,表面上看來,比歐盟勇敢多了。

  贏面二、吸納香港富有移民,填補脫歐後的空虛。英國脫歐之後,將有大量歐洲人會移離倫敦,造成英國資金及人才缺口。推動BNO移民計劃,可以吸納香港人才及資金,填補這個缺口。據英國內政部在去年十二月的預計顯示,BNO移民計劃生效之後的第一年,將有十二點三萬至十五點三七萬港人會透過這個計劃移居英國,在未來五年,移民人數總數預計為二十五點八萬至三十二點二萬人。英國內政部預計BNO簽證申請人在未來五年為英國帶來二十四億至二十九億英鎊收入。

  英國政府這個得益估計,明顯刻意地把數字壓低,因為這數字預計每個移英港人為英國平均帶來只有九千英鎊的收益,但實際數字相信每人帶去九萬英鎊也不止,英國是看着香港移民會帶來數以百億計英鎊的收入。

  不過,約翰遜完全看不到搞BNO移民政策會帶來的負面效果。這做法將會令到中英關係破裂,直接的後果是中國對BNO移民計劃作出反制,其中之一是可能取消參與這個移民計劃的港人的中國國籍。中國的反制,一方面會令到移民者的機會成本大增,移民人數會下降,另一方面會激發英國國內反對這個計劃的民情。輸入移民從來都是敏感問題,大家不講不理,就像沒事發生。當中國大力反擊,就會成為大家關注的議題。英國的低下階層會關心大量香港人移民英國,會搶走他們的飯碗;英國中產會怕香港移民會推高英國樓價;英國高層商界人士,會怕中英關係急劇惡化,影響到他們在中國的生意。

  中國作出反制,約翰遜這個豪賭的代價,就會全面浮現出來,結果將是得不償失。

  脫歐已令到英國變成一個歐洲孤兒。中英疏遠,中國就把注碼全面投向歐盟,對歐盟作出重大讓步,促成中歐投資協定,容許大量歐盟資金投資中國。英國將慢慢感受到那種孤獨無援的寒冷。

  約翰遜這場BNO移民賭博,輸面遠大過贏面。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有評論指出,中國反制BNO移民計劃,是因為中國政府甚麼都不看,只看金錢。其實這只英國人把自己的投射到中國的結果。實情恰恰相反,中國所重視的是人而不是錢。中國不想香港人因為BNO移民計劃而全面變質,所以大力反制,即使損失金錢也在所不惜。《經濟學人》這樣一家百年老店,分析中國的水平如此低下,顯示英國這個老大帝國,已經日薄西山。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