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那個國家滅絕了種族?

  美國拜登政府上場,中國的官方態度是聽其言、觀其行。私下的初步分析沒有表面看的樂觀,不相信美國換了另一個政府,中美關係就會變天。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最近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訪問和早前在參議院答辯時,全面評論中美關係問題。他主要提出對中國三個方面的嚴厲批評。

  一、批評中國對疫情處理不透明,布林肯說:「中國缺乏透明度,是一個根深蒂固的問題,必須加以解決。」

  二、布林肯贊同前國務卿蓬佩奧指中國在新疆對穆斯林進行種族滅絕的說法,他表示:「中國迫使男性、女性、孩童進入集中營,實際上是企圖再教育他們成為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的信徒,這些作為都顯示中國正進行種族滅絕。」

  三、布林肯批評中國破壞香港的自治。他表示,見到香港人再度起身捍衛自身權利。如果他們是中國當局打壓的受害者,美國應該做些事來提供他們避風港。布林肯總結說:「美國若重新參與全球事務和國際組織,要獲得對抗中國的力量,因為當美國退出,中國就會補上。」

  在布林肯口中,美國與中國是以對抗為主,在氣候等問題的合作為次。如果說特朗普是真小人的話,拜登政府中人很明顯是偽君子。布林肯對中國三個問題的評述,只顯示了美國極端雙重標準的虛偽性。

  第一,中國在處理新冠疫情上,展示出前所未有的透明度,其中有兩個主要行動。第一是在去年一月十七至十九日,派了包括鍾南山在內的中國最高規格的中央專家組到武漢視察,隨行的還有香港的抗疫專家袁國勇。叫袁國勇加入,明顯是讓世人知道,中國無意隱瞞疫情。第二是中國破解了新冠病毒基因圖譜之後,馬上向世衛通佈,這行動亦推前了全世界對新冠疫苗的研發。

  反觀美國,布林肯當然認為美國處理疫情當「透明」,但美國政府連新冠病毒的確診數字的官方公佈也取消了,現在只有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自己公佈民間數字,連官方確診數字都沒有的國家,不知有多「透明」呢?更不要說美國迄今有達四十五點八萬人因新冠肺炎死亡,當中絕大部份人命是由於美國政府決策失當而造成。美國新政府上台至今,有沒有打算任何調查去研究政府抗疫失誤呢?美國政府抗疫如此「透明」,因疫症死亡的人如此之多,還在抗疫問題上找中國說事,真叫人大開眼界。

  第二,講到種族滅絕,新疆人口在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的時候有四百三十三多萬人,二○二○年增至二千五百二十三萬人,人口增了六倍之多,滅絕維吾爾族之說不知從何講起。即使是美國說三道四的新疆教育營問題,講的只是教育,不是人命。美國大力打擊恐怖組織,但蓬佩奧卻宣佈把在中國發動多次恐怖襲擊的恐怖組織「東突厥伊斯坦伊斯蘭運動」,從恐怖組織名單剔除,鼓勵疆獨組織在中國的恐怖活動,其心可誅,真是「中國的人命不是命」了。

  種族滅絕,指的當然是人命,講到人命死亡,美國所處的美洲大陸,外來的白人對當地印第安人的屠殺,才真的是種族滅絕血淚史。一四九二年哥倫布發現新美洲新大陸,估計當時北美洲境內的原住民印第安人有五千萬,時至今日,被迫分散到美國多個保留地的印第安人總人口不到八十萬,印第安人在美國人入侵之後被滅絕了種族。尤有甚者,當時的美國,屠殺印第安人不止合法化,還加以鼓勵。一八一四年麥迪遜政府就頒佈法令,對殺害印第安人給予獎勵,規定上繳一個印第安人的頭皮,美國政府會發出五十至一百美元的獎金。這才是種族滅絕,而且是美國官方認可和鼓勵的種族滅絕,歷史血症,穢跡斑斑。

  第三,香港二○一九年的暴亂,在暴亂中犯法的人逃亡,包括闖入香港立法會的暴徒跑到美國去。布林肯聲言應該對他們敞開國門,但看看美國政府如何對付同樣是非法闖入議會的暴徒,二月二日,美國總統拜登和夫人同赴美國國會大樓,悼念一月六日在國會暴亂中死亡的警員西科尼克。至於在國會暴亂中,在鏡頭前被警員近距離射殺的女示威者美國退役空軍女兵巴比特,拜登當然不會悼念,還要譴責。用美國的標準,香港政府應該大力撐警,也應該拘捕那些使用暴力違法示威抗議的暴徒。為甚麼美國可以撐警拉暴徒,香港卻不可以做呢?

  特朗普之所以令人生厭,主要是他將美國每天所做的事情,赤裸裸地的說出來,那就是美國政府施政的核心理念:美國優先。而拜登政府做的事情其實一樣,只是換了一套手法,同樣是美國優先,但用了民主和自由包裝起來。

  香港要搞民主,但不是由美國操控的民主。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