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國安法只是開始

  香港過去十年的反對運動,走得最錯的是主觀上的獨立傾向,和行為上的投美策略。反對運動的主事者一代又一代冒起,亦一代又一代地激進化,最終演化成盲動的激進主義,完全體現了一種「巨嬰性格」,即只考慮自己想要甚麼,完全不理會對手需求甚麼。

  從二〇一四年想透過違法的佔中運動去爭取完全純粹的普選,到二〇一九年的違法加暴力的黑暴運動,要攬炒顛覆中共,把巨嬰心態,反映到極致。就是因為出於這種思維,他們完全沒有設想過人大常委會會自行制訂《港區國安法》。

  有一些黃絲朋友說,早兩年見到我在專欄上說阿爺有可能會自行就二十三條立法,他們當時覺得絕無可能,想不到如今成為事實。我說問題的關鍵是,你們只想自己要甚麼,卻沒有考慮其他人,沒有想過阿爺的訴求。

  到底阿爺想要甚麼呢?中國的治國目標,其實已用最直接方法宣示出來,在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八日中共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即二〇二一年中共建黨一百年的時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二〇四九年新中國立國一百年時,要建成富強和諧的社會主義國家。

  二〇一二年習近平主席上台,馬上開展了反貪和扶貧兩大工程,當時人們完全不信能做得到,特別是反貪,先後抓捕了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更超乎所有人的想像。至於扶貧,中共讓國內最後的三千萬貧窮人口成功脫貧,就是為了要在今年中共建黨百周年的時候,全面達成中國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

  有人問我如果說過去十年中央領導施政成就是反貪和脫貧的話,再多十年,將會有甚麼歷史留名的豐功偉績呢?我脫口而出的是超越美國及統一台灣。

  中國GDP最遲將於二〇二八年超越美國,相信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台灣以為有美國的撐腰,在台獨路上愈走愈遠,到今天還大叫「武漢肺炎」,成為反華先鋒,只會激發阿爺更大的決心,去提早結束這個亂局。最近,內地開始生起「台灣問題不能拖太久」的議論,就是統一台灣新思路的集中反映。所以害怕大陸的人,移民去甚麼地方都可以,就不要移民去台灣了,小心自尋死路。

  明白了中共踏入第二個一百年執政的開局十年,知道了國家面對如此重要的歷史任務時,也要想想香港應該扮演甚麼角色。不去幫一把,也不要蠢到去做絆腳石吧?當國家的目標是星辰大海時,又怎會容忍一條小溝在不斷興風作浪呢?        

  《港區國安法》的出台,有人認為是阿爺強硬治港的終極手段,會到此為止,之後會重回所謂「大和解」之局。我卻認為剛好相反,這只是開始而已。阿爺已認定整套治港策略,正一步步地鋪開,一着着打下去。

  早前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提出按《基本法》第四十五條,香港特首可以透過選舉或者協商產生,他認為透過協商產生特首,並非不可能。隨即惹起一場政治爭拗。有人問,如果透過協商產生特首,是否需要修改《基本法》?又質疑協商產生特首是否一種倒退。

  梁振英敢於拋出「協商」這個議題,我覺得關鍵不是執着於特首是否一定要透過協商產生,而是討論這個命題的意義。如果香港特首選舉最後只能夠選出一個由美國操控的傀儡特首的話,阿爺將它改成協商又如何?潛台詞就是阿爺會不惜一切代價,去確保香港制度穩定,不讓香港產生投美賣國的從政者,不讓香港走上港獨的死路,不讓香港出現不能控制的動亂。

  現實是,阿爺推出《港區國安法》之後,香港的天沒有塌下來,股市繼續炒作,北水湧港,恒指更一度升上三萬點。新股「快手」上市,超額認購一千二百零三倍,凍結資金一點二六萬億元。有錢搵的地方,不止北水、外資都繼續來。

  我認為阿爺制訂《港區國安法》,只是開始,不是終結,未來還有連場好戲,排隊上演。目標就是不讓香港溝渠起浪,阻礙阿爺實現百年大計。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