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是「一國兩制」還是「兩國兩制」?

  由二○一四年的違法佔中到二○一九年的黑色暴亂,香港的局面急速惡化。在阿爺的眼中,香港問題的核心,是逐漸由「一國兩制」,逐漸滑向「兩國兩制」。香港搞出一場投向外國的暴力政變,那裏還有「一國」呢?

  自去年六月三十日全國人大為香港制訂《港區國安法》之後,所有行動的焦點,就是要香港回歸「一國兩制」的初心。

  香港的政治現實是,枱已經掀翻,阿爺未來處理香港問題,有兩條路線可以選擇。一條路線是回歸過去的斯斯文文方式,你不同意,我就退一步,你還不同意,我就放棄。可以形容為「咖啡館模式」,即一種談天、吹水、說服的方法。另一條路線是拉高衣袖的鬥爭方式,你不同意,我也不退,而且告訴你:就是這樣了,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都不會改變。可以形容為「打擂台模式」,就是出手、對打、比高下的方式。

  現實上,給阿爺的選擇也不多。去年至今,外國對香港的動作十分猖狂。連加拿大也來攙和,宣佈過去五年在加拿大讀專上學院或大學的香港留學生,可以申請有效期最長三年的工作簽證。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亦表示,會為香港的示威者提供避風港。當然,最厲害的是英國的BNO 5+1居權計劃。

  各種的外國力量,都要介入香港事務。諷刺地,在美國去年發生「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示威抗議之時、在示威者指選舉舞弊暴力闖入國會大樓之後,所有的西方國家都支持美國當局的鎮壓行為,沒有見她們為美國的示威者打開太平門。可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操作,是如何的雙重標準。外國施壓,正正體現了她們的利益所在,要維護干預香港的把手。在這種形勢下,阿爺在前述的兩個模式當中,又怎會選擇「咖啡館模式」呢? 「打擂台模式」,成為阿爺的「何伯遜選擇」(Hobson's Choice;無可選擇的選擇)。

  《港區國安法》只是開始,未來香港局面仍會大變,而且是朝向否定「兩國兩制」,回歸「一國兩制」初心的方向前進。香港人如今好像瞎子摸象那樣,只看到片面、零碎的改變,卻看不到全局。有人執着象尾,有人摸到象腳,各自詮釋演繹。其實,整隻大象是咁的:香港未來的變化會在「一個核心」、「四大領域」內全面鋪開。

  一個核心是要愛國者治港,忠誠反對派也在愛國者行列之一,但那些叫外國制裁香港和中國、要推翻中共政權、想進行暴力顛覆的人,自然不是愛國者了,這些人都要從香港的治港團隊中排除出去。所以,大家可以想像,行政、立法、司法領域機關都是關注的焦點。

  試舉一例,有人問下屆特首會是誰?我倒覺得,要從未來特首人選應該具備甚麼條件開始。要先問他是不是愛國者?是否不怕對敵鬥爭?能否執行阿爺對香港的政策?可否能夠帶領香港回歸「一國兩制」的初心?如果不符合這些條件、特別是心慈手軟、愛扮好人的人,想也別想了。固然,政制可能會改變,行政、司法亦可能會改革。

  至於阿爺關心的四大領域:教育、青年、法律、媒體,恐怕都會發生變化。以教育為例,在香港的黑暴運動,大學、中學甚至小學生都上街,要搞革命推翻政府,香港的教育,顯然出現了重大的問題,而關鍵是通識教育。針對通識科的檢討,按香港的教育官僚程序,本來最少也要三年,即最快要到二○二三年才開始改革。香港的局面已如此的惡劣,自然等不到三年,結果是改革馬上到來,九月就要開始。表面上是四個核心科目的改變,說穿了,主要目標是針對通識一科。未來的通識科不再是計分的必修科,課程內容大變,變相是新國民教育科。核心焦點之一是國安教育,要讓年輕人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概念,否定違法暴力的行為,正確認識甚麼是真正的「一國兩制」。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變,光陰迫。香港重回「一國兩制」初心的工程,未來會在各個領域火速鋪開。巨變的時代,已經到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