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你的浪漫,我的災難

  反對派五十五人參加去年七月中的「35+初選」,當中四十七人涉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控串謀顛覆國家罪,近日提堂。被告者有唱歌又留言寄語,散播一種悲劇浪漫氣氛。

  有中年網友的留言講述起訴事件,我覺得很有道理,值得一記。她說:「當我同情心一起,就自然想起,當日砸了多少舖頭街道?掟了多少汽油彈?還有當街燒人。民事的、思想破壞的,更無法計算,我就同情不起來。」

  她續說:「百幾年,中國人剛剛有安穩生活,餐餐有啖暖飯食,就要搞外國來制裁。去同情這些口講愛港、實則誤港的人,誰來同情我?香港是我家,他們搞爛了我屋企,點執都執不返到以前自由和平的空氣。」

  看見年輕的激進派被捕,甚至下獄,實難掩對他們的同情,覺得他們是被人誤導。但對中年以上的激進者,特別是事件的組織者,就真的同情不起來了,他們應為這些事情負全責。如今政府在五十五個參加初選者中,起訴當中的四十七人。有部份參加初選的人拒絕所謂「墨落無悔」聲明,不承諾上任後會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所以不構成串謀顛覆國家政權行為,便沒有被起訴。

  那些被起訴者,就是參與了戴耀廷發起的攬炒大計,就像戴耀廷自己所形容:「這是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戴耀廷想藉這個攬炒計劃,推翻中共。最後行動失敗,遭到追責。

  我對那位網友的留言當中,最感觸的是「當街燒人」這一句。二〇一九年的一場風波,由開始時的街頭非法集會,到堵路掟汽油彈,再到十一月十一日在眾目睽睽之下,在馬鞍山當街潑天拿水、放火焚燒五十七歲的李姓工人,事件演化到泯滅人性的地步。我當時多次與泛民朋友爭辯:「你們和暴力示威者不割席,暴力就不斷升級,去到放火燒人的地步,你們還未醒覺嗎?」

  香港當時局面,的確十分可怕。更可怕的是,事發後網民在《連登》上討論放火燒人是否過份,竟然有超過五千人認為不過份,只有三百多人認為過份。更有所謂網上名嘴,評論事件,指火燒人的事件是假的,而被火燒的李姓工人只是特技演員。後來證實他的講法完全錯誤,也只是嬉皮笑臉地道歉兩句作罷。香港的政治和民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的確可以稱得上滅絕人性。

  最近遇到商界人士,有捐助被燒傷的李姓工人,他說李先生有四成皮膚被燒傷,要不斷做植皮手術,如今晚上仍然經常痛到睡不着,隔一兩星期,燒傷的皮膚又脫落,處於一個痛不欲生狀況。聽到李先生情況,令人黯然神傷。警方通緝涉案的十七歲及二十五歲的兩名男子,但他們早已潛逃海外,逍遙法外。

  在黑暴事件中,另一個被燒傷的人是警察「小虎Sir」,他於二〇一九年國慶日,在屯門被暴徒潑鏹水燒傷,他有百分之十四的皮膚三級燒傷,做了四次手術,每晚痛得要吃三、五片安眠藥才能入睡。一個正常執勤的警員,蒙受終生的災難。

  有一班人要爭取他們的浪漫理想,爭取所謂「真普選」,恐怕被外部勢力利用了,不但摧毀了香港社會的安定,也影響了香港人的人身安全。他們部份人的示威行為極其暴力,更令到其他人受到不可彌補的嚴重傷害。

  今天,當他們在販賣浪漫的時候,有沒有人想過因事件受到傷害的李先生和「小虎Sir」呢?當然,還有被磚頭掟死的清潔工。所有事情都是相關的,如果不是那場暴亂,他們就不會受傷害。再加上因黑暴事件的衝擊,令廣大市民的生意和生計都受到嚴重影響。

  有做零售生意的朋友說,二〇一九的黑暴事件令生意跌了三成,去年疫情令生意再跌五成,現已吊鹽水接近兩年,積蓄接近花光。他們講起二〇一九年的事件,仍然一肚子氣。所以,這批人的浪漫,就是其他人的災難。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