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死亡+疫苗 沒有因果關係

  本地開始接種疫苗,先後出現三宗死亡事故及兩宗在ICU病房留醫的個案。疫苗臨牀事故評估委員會評估後認為,上述事故絕大部份和打疫苗並無直接關係,最後發生的一宗七十一歲男子死亡個案則有待更多資料作評估。出現事故,就令人擔心接種疫苗是否安全影響,客觀上亦影響了疫苗的接種率。

  這令我想起在大學讀的邏輯課,教導我們不要同時出現的關聯事像(Correlation),當成有因果關係(Causation)。因為我們大腦喜歡為現象疊加模式,讓它看起來較易理解,但有時偏見就此形成。

  政府由上月二十六日開始讓市民接種疫苗,至三月八日下午,共接種了九點三萬人次。累計發生打了疫苗後的三宗死亡及兩宗ICU個案,人們自然會生起一種聯想,認為是打疫苗導致這些嚴重事故。但是,大家可能忘記了一個基本事實,就是香港每天都會有人因為疾病而死亡。

  以二○一九年的數據看一看,香港一年因病死亡人數為四萬八千七百零六人,即每天平均有一百三十三點四人因病亡故。有資料的兩宗打了疫苗之後死亡的人都患有心臟病、腦血管病或糖尿病。在二○一九年,因心臟病死亡的人數有六千零九十六人,因腦血管病死亡的有二千九百七十人,因糖尿病死亡的有四百九十三人。換言之,因這三種常見疾病的死亡人數,當年合共有九千五百五十九人,即平均每日死亡人數為二十六點二人。可以想像,每年正常因病死亡的人士大多數都是六十歲以上,和打疫苗的群組類似。

  單以這三種疾病計,平均一天死二十六點二人,十日合共死二百六十二人。香港過去十天接種疫苗有九點三萬人,大約佔合資格接種者的百分之四點七。以相同比例推算,在開始接種疫苗的頭十天內,接種了疫苗,同時患了上述三種疾病而會死亡的人數為十二點三人。直接點講,這十二點三人本來也會因病死亡,只是他們剛好也打了疫苗。所以現在發現有兩個患有上述疾病的死者又打了疫苗(另一死者未知病因),其實在這上述三種病的平均致死率之內。有人死亡,他們亦打了疫苗,是兩個同時出現的現象,但不能夠就此推算出兩者有因果關係。

  政府也明白這個問題,所以負責推動疫苗接種計劃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說,要了解「背景發病率」有多少,以及疫苗接種有沒有令發病率多了。言下之意,和我上面引述的數字的一樣,「背景發病率」在疫苗接種之後,死亡人數處於正常範圍之內,並無增加。估計聶德權作為政府高官,不想講得那麼白,始終死亡是傷痛事件,講得太白,好似講到死者應該死那樣,一定會捱罵。

  總體而言,現時出現的所謂死亡個案,看不到與打疫苗直接有關,至於其他打疫苗之後出現嚴重副作用的情況也不多,疫苗基本上安全。外國同樣有這些死亡數字,可能他們採取更嚴格的公佈標準,例如接種疫苗二十四小時後死亡的個案不呈報,就更能把本來也會病亡的個案排除。香港透明度高,爭議就較多。

  另外,有關科興和BioNTeck兩種香港可供接種的疫苗的比較問題,由於科興疫苗先開打,所以那些死亡個案先與科興拉上關係。比較兩種疫苗的本質,科興是滅活疫苗,是將病毒處理殺滅之後打入人體,刺激產生抗體,達致免疫效果,這是很傳統的方法,我們平時打的流感針,就是使用這種方法。這種方法的壞處是保護率相對地低,大約百分之七十左右(但免於重症的保護率有百分之百),不過,正由於效力沒有那麼強,副作用也較少。

  而BioNTech疫苗是把病毒的核酸訊息放入脂質載體,打入人體,刺激人體產生和新冠病毒類似的蛋白,再產生抗體。這種疫苗會刺激人體有更大的抗體反應,保護率相對高,但副作用可能也較多。從數字去看,兩種疫苗基本安全。想有高保護率的可以考慮BioNtech。老人家想穩陣一些,反而應選擇科興。有人話老人家多數有長期病患,不宜打新冠疫苗,這種想法忽略了老人家和長期病患者感染後的致命率亦高,平衡風險之下,仍然應該打疫苗。所以外國也一樣,非常鼓勵老人家接種疫苗。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