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要由有心有力的愛國者治港

  全國人大研究修改香港政制,香港未來要由愛國者治港,高唱入雲。成為事實不難,做出成績卻不易。

  回歸二十四年,香港搞出的爛局,固然與泛民和資本家將香港的好牌打爛有關,建制派也不夠爭氣,亦是問題。未來要求愛國者治港,是否單純愛國就可以治港呢?若然如此,有外國民調顯示,十四億中國人民當中有九成三人表態支持中央政府,非常愛國,那表示有十三億人都可以成為治港者嗎?當然並非這樣簡單。

  愛國治港者必須有心、有力,這不容易。所謂有心,並不是見到有餅仔派就湧過來搶的投機份子,而是真誠想為國家想為香港服務的人;所謂有力,是那些即使形勢兇險,仍願意擔當,且辦得成事的人。

  香港符合這些資格的人不多,但未來治港職位的需求卻不少。選委會由一千二百人增加到一千五百人,加上從反對派擠出來的位置,新增的選委,隨時有四百、五百人;立法會由七十席加到九十席,加上被DQ的反對派議席,估計有三十、四十個新人入局。這樣問題來了,如何找出一大批真正愛國、又有心有力的從政人才?

  這讓我想起一個小故事,當時是二〇〇三年,特區政府試圖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草案幾經修改,基本上完全引入西方原則,我認為這已是很好版本,對保護國家安全而言,甚至或過於寬鬆。我當時寫了一篇文章支持立法。文章出街翌日,有一位全國政協常委打電話給我,他是我的熟朋友。他不斷地叫我要支持二十三條立法。我當時深感奇怪,我已發文支持,他為甚麼還要再叫我支持呢?他在電話中胡謅幾句後,草草收線。我終於明白,他是帶著任務來的,相信是中聯辦發動愛國人士向外游說其他人士支持二十三條立法。而這位政協常委朋友,明知道我是支持立法的,還打電話給我叫我支持,明顯是交功課。政協常委也如此馬虎行事,難怪立法失敗。

  順便講句題外話,香港人敬酒不飲,其後更把局面搞爛,結果搞到滿街黑暴,也迎來更嚴厲的《港區國安法》。

  未來無論是進入選委會或者立法會的人士,必須是堅定的愛國者。按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提出的堅定愛國者的標準,主要有四點:一、全面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無論遇到甚麼困難、挑戰,都堅持一國兩制的思想不動搖;二、堅持原則,敢於擔當。在重大原則問題上,必須勇敢站出來,站在最前面與那些破壞者堅決鬥爭;三、要胸懷國之大者。要拋開一切猶豫和搖擺,抓着祖國發展的機遇,將支持祖國及香港發展結合起來;四、精誠團結,將整個社會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緊密團結起來,成為愛國者治港的強大力量和聲勢。總結這四點的核心,是既要真正愛國,也敢於擔當。

  回想起二〇一九年那段風起雲湧日子,滿街暴力破壞,甚至放火燒人,挺身而出、敢於擔當的人不多。反而調轉槍頭,對方提出五大訴求,不少建制派反過來游說阿爺,就算不接受五大訴求,不妨接受四大訴求。未打仗已投降。夏主任提出四個愛國者標準,明顯有指向性,也針對香港建制陣營,是恨鐵不成鋼。

  人心難測,行為可見。願意投身愛國者行列,為未來治港事業打拼的人,可以從他們的行為去鑑別是否堅定的愛國者。要看他們是否敢於做事、敢於發聲、敢於在危難中挺身而出,而且有能力把事做成。中央要監察這些人的工作成效。

  最壞的情況是新加入一班治港者,他們自以為成了新的政治貴族,要麼懶懶散散,佔着位置不做事;要麼扮扮反對派,罵罵政府了事。

  如果在未來五年,在建制派當道、愛國者治港的前提下,特區政府仍未能做出成績,例如仍未能夠在房屋及經濟發展等重大問題上有明顯建樹,只是一個「廢柴愛國者」團隊,這既有辱中央,也在自掘墳墓,香港的動亂,將會禁而不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