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從民陣事件 看香港搞民運如何「求求其其」

  新加坡《聯合早報》日前爆料,指「民陣」並無合法社團註冊,正被特區政府調查,又指民陣或因違反《港區國安法》而被取締。參與民陣的團體雞飛狗走,公民黨、民協、教協等紛紛離場,當然也有組織堅持下去。

  睇睇民陣的前世今生,也是香港回歸二十四年這一場失敗的民主運動,一個活生生寫照。

  民陣在二○○二年九月成立,主要針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香港的民主運動,充斥著很多「水鬼升城隍」的故事。表面看水鬼很成功,人人爭着做,最後就爆煲。

  從政也需專業,失了專業性,胡亂來,最後難逃一敗塗地的命運,不要被其一度成功的假象所蒙蔽。民陣有三大罪,令其萬劫不復。

  第一,講大話。民陣二○○三年發動第一次遊行,號稱有五十萬,那一年雖不中亦不遠矣,起碼真有三十萬以市民出來遊行。但第二年即二○○四年,民陣號稱有五十三萬人參與,比二○○三年更多,那時民陣其實已開始講大話。當時學者估計二○○四年遊行人數實際上不夠二十萬。我當時發文批評,以趙高的「指鹿為馬」為例,說搞民主不能為了壯大自己聲勢,硬作遊行人數。我信學者實地點測的遊行人數,通常是民陣報稱數字的一半以下。但民陣造假已成習慣,以後年年如是。

        一個政治團體公然講大話,大部份人怕了它,不敢指正它,就是它失敗的開始了。

  第二,不註冊。民陣由此至終都沒註冊。它作為社團,按《社團條例》規定,任何香港社團或其分支機構須成立後一個月內,要以指明表格向社團事務主任申請註冊,或申請豁免註冊。民陣成立十八年,一直沒申請註冊,也沒申請豁免。這種態度,可以稱為「求求其其」。

        聞說民陣每次向警方申請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只以負責人個人名義申請,而不是以組織名義申請。民陣未曾註冊也無法開戶口,就借用屬下團體戶口去做收支工作。民陣就此不合法地存在了十八年多,沒想過有後果。

        按《社團條例》非法社團負責人最高可被監禁三個月。而民陣亦可能按條例第八條(1)(a)被取締。過去反對派相當惡,政府也不敢碰他們,民陣也是這樣,胡亂來,愈搞膽子就愈大,愈過份了。

  第三,由非法到暴力到顛覆。近年激進派搶韁出位,倒逼民陣也愈搞愈過,有兩件事完全過界:

  (一)二○一九年的七‧一遊行。當日有包圍立法會事件。到下午近六時,民陣遊行隊伍去到金鐘,有民陣揸咪人士,叫遊行群眾去立法會。此舉偏離遊行路線,將合法遊行變非法集結,人潮直接刺激發生闖入立法會事件。

  (二)二○二○年的七‧一遊行。當時《港區國安法》已生效,民陣申請集會不被批准,照樣上街。當天發生電單車手揸旗幟撞警察等多宗違反《港區國安法》兼襲警的事件。民陣最起碼是涉嫌協助及教唆他人違反《港區國安法》。

  民陣由搞非法集會,到縱容暴力,即使按原來的本地法律,已涉嫌顛覆了,並不是表達意見咁簡單。

        香港的民主運動已到了無稽化的境界,求求其其,無視法律,喜歡做甚麼便做甚麼,是一種完全沒有想過後果的巨嬰心態。

        當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曾警告,反對派搞初選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但反對派當時就當他唱歌,如今四十七人被告上法庭,又出現喊苦喊忽的賣慘場面。

        今日明知民陣是非法組織而不退場,他朝難保有大量人被告上法庭。大家都是成年人,醒醒吧,不要明年又來賣慘。搞民主運動,可否專業一點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