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要認識清楚甚麼叫「政權保衞戰」

  中央官員最近來港諮詢各界有關完善政制的意見。剛剛結束的全國人大政協會議上,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舉行幾場閉門宣講,透徹地講述相關問題。

  據悉,夏寶龍提到這次完善香港政制的本質,不是一場民主之爭,而是一場「政權保衞戰」,他更提到這是敵我矛盾,「對敵人仁慈,就是對人民犯罪」。講到「敵我矛盾」這種份上,要對付「敵人」,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鬥爭。講到政權保衞戰,就是香港會丟失政權。大家應該知道,阿爺反應是如何強烈,態度是如何強硬了。

  香港回歸後搞了二十多年選舉,逐漸擴大普選成份,卻沒有換來政治穩定,而是一場又一場的動亂,還有外國及外地的介入。在二○一九年一役,如果沒有中央硬撐,特區政府已丟失了政權。反對派公然提出攬炒主張,意圖也不是只針對特區政府,也針對推倒中央政府。所以夏寶龍才講得這樣嚴重,指這是一場「政權保衞戰」。夏說︰「中央已經忍了二十多年,一忍再忍,已忍無可忍,不能再忍。」由他的說話可見,阿爺是何等氣憤。

  夏寶龍形容這次完善政制為「微創手術」,創口很小,沒有改動《基本法》的正文,只改動附件一及附件二,完善政制之後,應該很快就會復原。

  不過,大家都知道,微創手術傷口雖然小,但在體內動的手術,也可以很大。我理解微創手術,在身體上打開一個小洞,手術工具深入體內,是可以把腫瘤切除的,醫治嚴重疾病。夏寶龍既然講到政權保衞戰,要保衞政權,當然不會是一些小修小補的動作。

  過去泛民完全錯判阿爺的態度,駕車直接衝下懸崖。未來不要再輕視阿爺的想法。他把改變政制看成「政權保衞戰」,你就不要站到他的敵人的位置上,否則下場會很悲慘。

  對於政權保衛戰的講法,我認為有三方面的含義。一、阿爺不會在外國的壓力下讓步。中美即將召開「二加二」高層會議。美國最近對中國多方面施加壓力,日本、澳洲對香港問題上意見多多。但阿爺在香港的問題已打盡開口牌,香港政制不變便保不了政權。可以想像阿爺不會因為外國,特別是美國講兩句,就會收手。

  二、阿爺提出完善選舉制度方案,可以調整的空間很小。早前傳出一個「四十、三十、二十」比例的講法。即將來立法會內,四十個議席是選舉委員會議席,功能議席會由現時的三十五席減到三十席,當中的組成還會重新執位,直選議席由三十五個減到二十席。這個方案傳出之後,有人說這個修改是否太大,建議不如改成「三十、三十、三十」,即選舉委員會、功能組別和直選各佔三十席。

  然而,來港聽取各界意見的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離開香港的時候重申,按人大的決定,選舉委員會要佔有「較大比例」的議席,言下之意是否定了選委會議席和功能組別及直選同樣三十席的建議。由此可見,阿爺會讓步的空間非常非常之細。

  政制是很複雜的事情,關鍵看結果。就我所知,阿爺改動香港政制的目標是,在選舉委員會及立法會內,愛國愛港人士都要佔到七成半的席位。換言之反對派或支持反對派的人,最多只可以拿到兩成半的席位。新的選舉委員有一千五百人,即反對派或其支持者不會超過三百七十五席;新的立法會有九十席,即反對派及其支持者不可以超過二十二席。至於極端的反中亂港份子,更是一個也不能讓他們進入立法會和選委會。

  總的而言,阿爺視香港這次政制改革為一場戰爭,他處理這件事的彈性很小,轉彎餘地也不多,即使有外國施壓,阿爺仍會頂住壓力,堅持做下去。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