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政制返回原點 洗牌再來

  全國人大常委會拍板,香港未來政制揭盅。一如所料,在阿爺眼中這場政權之爭,中央要取得未來政制的壓倒性控制權,重新打造一個行政主導的政體,可以話回到原點了。

  一.選委會是政制焦點。未來的選委會除了選舉產生特首外,還選出四十席(44.4%)立法會議員和掌握所有立法會議員的提名權。選委會如此重要,阿爺自然要牢牢掌控。

  先更新一下大家的記憶。上屆二○一六年,在有一千二百席的選委會中,反對派取得三百二十六席。再推前一屆,在二○一二年,中央屬意梁振英勝出,當時還有二百八十五票主要來自商界的票投給了唐英年。三百二十六票加二百八十五票是六百一十一票,理論上超過一半的六百票。若兩種勢力合流,阿爺要企埋一邊。阿爺在二○一六年末,就因為這個考慮,含淚放棄梁振英。

  未來的選委會,由一千二百人增至一千五百人,有三個大變:1.新增第五界別,可以叫「愛國界別」。此界別的三百人,來自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全國性團體代表。你看見這麼多「全國」的稱號,也可以假定這三百人絕大部份是「堅定愛國者」了。

  2.第二界別專業界大洗牌。過去泛民席位絕大部份來自第二界別,未來此界別由直接選舉產生的席位差不多全部減半,方法是抽走各組別一半席位予專業內的法定團體或諮詢組織等人士出任。有些組別更是合併完再抽走一半。例如教育以前分教育界和高教界兩個分組,各有三十席,共六十席由泛民全取。未來合併成一個教育界得三十席,更有超過一半由界內指定人士出任,換言之泛民全取也只是十四席。

  3.人大、政協可以散落各界別佔位。全國人大和政協本屬第五界別,但他們也可以選擇去自己專業組別做選委,就會佔去該組別名額。試想如教育界政協轉去第二界別的教育界登記,教育界可選舉的席位就會減少。這是一個靈活的調節筏,可進一步微調各界別可供選舉的議席。

  結論是未來的選委會,和阿爺志同道合者估計佔75%,離得遠的只佔25%,即不多於三百七十五席,當中泛民只有百多席,和阿爺貌合神離的商界略減至二百多席,炒一碟就得這麼多了。可以想像,地產財團在選委會中的勢力大減,也不能再利用自己加泛民選票作槓桿,操控特首的人選。

  二.立法會飛不出五指山。在過去七十席的立法會中,反對派想衝擊過半數的三十五席以上的席位。

  未來立法會增至九十席,最後敲定用「四三二」方式,即選舉委員會將產生四十個議席、功能組別佔三十席,而地區直選則佔二十席。

  直選由三十五席變成二十席,採十個區每區兩席計,很可能是泛民、建制各佔一半,只得十席,對泛民已經很傷。

  但最厲害的是選委會掌握立法會議員的提名權。所有參加立法會的參選人,無論直選、功能組別或選委會選舉,都同樣要從選委會五個界別各取最少兩張提名票。這是最辣的要求,試問一個泛民候選人,是否這麼容易取得選委會第五界別「愛國界別」的兩張提名票?要記着這是公開的提名票。我覺得若無阿爺首肯,泛民候選人要取選委第五組別一張提名票也很難。

  結論是未來的立法會,和阿爺志同道合者,同樣地估計佔75%,離得遠的只佔25%,即是二十二點五人,這已包括泛民和比較叛逆的商界了。

  我聽一個高人講,「阿爺不發火,有人當他是Hello Kitty」。這的確是很好的寫照。

  阿爺讓香港搞了二十四年選舉,卻搞出一場要推翻他的政變,搞出在街上放火燒人的暴民政治,搞出到外國叫人制裁自己國家的賣國醜劇。阿爺只能返回原點,洗牌再來,讓香港停止顛覆,停止內耗。

  我對新政制有一大期望,並不是期望它很快可以再邁向普選,而是希望它能解決香港沉積已久的經濟民生問題,讓香港人可以有真正的幸福感。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