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新聞稿件被丟進垃圾桶的故事

  廣播處長李百全最近就任之後,港台有部份節目被抽起,原因是節目並不持平,或者部份內容對《國安法》的描述不準確等等。反對者認為此舉有損港台的編輯自由。

  作出這種批評的人,對廣播處長角色有基本的誤解。廣播處長身兼港台的總編輯,是編務的最高負責人。假若港台製作的內容出現任何問題,總編輯要負上最終的民事以至刑事責任。因此,廣播處長履行總編輯職責的時候,並不是外人干涉編採自由,因為他就是編採的最高負責人。

  我也做過報館的總編輯,每日審稿的時候,都戰戰兢兢。因為稿件若出問題,無論是刑事誹謗或藐視法庭,我也會一身蟻,甚至有坐監的風險,自然不能任意思維,既要對相關的法律和守則了然於胸,亦小心把關。記者被人改稿,甚至稿件不及格被人抽稿時自然有意見,我第一個反應會說︰「最後是你坐監還是我坐監?」對方就會收口。

  我自己也做過電視台記者,在這裏可以講講我的新聞稿件被丟進垃圾桶的故事。

  話說當年我在電視台做政治編輯,已經是中層人員。某一天寫了一個政治故事,交給資深老編輯審核。老編輯只用了一分鐘便看完,之後隨手將稿件搓成一團,扔到垃圾桶裏,並對我說:「你返去重新寫過吧,故仔內容不夠公正持平。」我事後檢討,該報道涉及比較敏感的政治問題,兩方面的意見雖然都有採訪,但其中一方的意見只寫了兩句,有點「大細超」,也難怪老編輯覺得不夠持平。老編輯當時也順便放錢入我袋,說電視台的管理人員,都知道要遵守廣播守則,守則非常嚴格,一定要持平公正。若然踩過界,小則罰款,重則釘牌。老編輯的說話,我銘記於心。到今天港台也要遵守。

  近日與一位前港台高層談起港台的問題。他認為港台的《頭條新聞》這類節目,確實非常偏頗,而《鏗鏘集》應該沒問題。我對他的講法不敢苟同。我看過幾集《鏗鏘集》,例如「七二一白衣人事件」,有專集報道,但所謂的「八三一太子站內打死人」,卻根本不去追訪。假若《鏗鏘集》的製作人員,用調查七二一的心思去調查八三一的「死人事件」,例如嘗試找出當日在太子站謠傳被警察「打死」的六個人究竟是甚麼人,屍體又去了哪裏?我就同意《鏗鏘集》是客觀公正了。直到今天,香港仍有很多市民認為太子站內有人被打死,但相關的編採人員都心知肚明,知道太子站內根本沒有所謂的「打死人」。我和前港台高層激烈討論,我認為新聞從業員只選對自己的政見有利的題材做深入調查,對自己的政見不利的題材卻視而不見。單是選擇題材,已有失客觀公正。

  二〇一九年香港那場反修例運動,令很多香港人頭腦發燒,很多專業人士從醫護到新聞從業員,都失去了應有的理性,思想完全政治化,事事因政治動機而行事。如果新聞從業員,他們覺得公義在自己的一邊,想藉助媒體發揚自己的政見,對相反的政治卻十分嫌惡,不作報道,客觀上就十分不專業了。港台作為一個公營廣播機構,如今很多內容都過了界,違反了港台約章及相關廣播規管守則。

  最諷刺的是,以前的廣播處長是資深的專業媒體人士,理論上,他應該比我更清楚甚麼是客觀公正、甚麼是專業守則,但卻偏偏不敢去管理。如今換了一個政府政務官(AO)上場,才夠膽「揸正來做」,重新回歸應有的專業之路。

  香港人也是時候要醒過來了,要重返專業,重新遵循專業準則行事,否則,未來的香港,仍然沒有運行。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