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再造新香港—去激進化

  二〇一九年七月,警方在荃灣一間工業大廈破獲了一宗爆炸品案,在該單位搜獲一公斤可製造高強度爆炸品TATP的原材料,拘捕了涉案的二十九歲「香港民族陣線」成員盧溢燊,案件在上周五審結。盧溢燊承認一項存有炸藥意圖危害生命或財產罪,被高院判監十二年,這是反修例案最嚴重的判刑。

  高院法官陳慶偉在宣判時說,這罪行最高可以監禁二十年,他認為毫無疑問被告盧溢燊和其他人準備製造高爆炸強度炸藥,意圖以此顛覆政府,宣揚其港獨思想。他說考慮到當時接近七月一日,有大批示威者闖入立法會破壞。他相信不能夠忽略當時的社會氣氛,造成這單案件。

  陳慶偉法官更加將這單案件與賊王葉繼歡管有兩公斤TNT炸藥的案件相提並論,他說葉繼歡只是求財,而這單案件的目的是破壞社會穩定,造成公眾恐慌,等同向香港社會宣戰,刑責比賊王葉繼歡相同,甚至更加嚴重。

  這宗案件有幾個特點。一、被告認罪。在事發之時,網上有很多流言說盧溢燊被人插贓嫁禍。結果是盧溢燊在法庭上認罪,這是最有力的證據,證明他就是事件的主腦。

  二、政治性。警方在涉案的工廠大廈單位內,搜獲「香港民族陣線」呼籲香港獨立的宣傳品。另外,在盧溢燊的住所,搜到大律師梁衍華著作《香港獨立論》等書籍,以及很多寫有「香港獨立、分裂國家、顛覆國家」等字眼的宣傳單張等。可見行動由政治動機驅使。

  三、並非獨立事件。警方說,在整個反修例事件中,共搗破十七宗爆炸案,涉及真槍案也有五宗。相信大家也記得警方搜獲的槍支包括AR-15半自動步槍,以及有計劃想殺警的所謂「屠龍小隊」。

  整件事罪證確鑿,當日的反修例運動,已激發本地的暴力恐怖主義活動。如今雖然事過境遷,但仍必須要思考,未來如何能夠制止這些暴恐活動再次發生,當中的關鍵是去激進化,無論是在政治、教育、媒體等不同的領域上,都要全面去激進化。

  以政治組織為例,過去二十多年,愈搞愈激,其中一個是民陣。周一晚警方要求民陣的負責人,交代為甚麼沒有註冊成立社團,就發動了連串的示威遊行活動。很明顯,這是警方對其作出起訴的前奏。

  有人會說:「民陣搞遊行啫!有乜所謂呢?」回顧民陣的歷史,她在二〇〇三年搞大遊行,那時是搞合法遊行。到二〇一九年,即使政府已撤回修例,街頭暴力日趨失控,民陣也堅持大搞合法、以至非法遊行。以二〇一九年七月一日的遊行為例,當天的遊行是合法的,但當天下午五、六時大遊行隊伍行到金鐘,就有民陣的工作人員用大聲公叫遊行的人去立法會門外集會。很明顯是要將合法遊行的群眾,導引到一個非法集會的場景,最後發生非法闖入立法會事件。

  從「七一」遊行,到包圍立法會,到闖入立法會,那種氛圍誘發「盧溢燊案」,其實都是不斷激進化帶來的後果,一脈相承。街頭示威,最後演變成一場顛覆大戲。

  另外,又有一些人說:「支聯會不斷搞六四集會,已經搞了三十二年,有乜所謂呀?點解要搞佢呢?」

  支聯會「堅持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就是要推翻中共的統治,但即使以外國機構在中國所做的調查也顯示,有百分之九十三的中國人支持中央政府、支持中共的管治。試問,香港人為甚麼要堅持與內地的十四億人民為敵呢?

  無論是搞港獨,想顛覆特區政府,以至想推翻中央政府,都是異常激進的思想。容許這些思想發酵,最後會把全民激進化。

  有人說民陣遊行和支聯會集會,是兩制的特色,阿爺過去都容忍,應該繼續容忍。但看香港過去幾年發生的事情,香港這種「兩制特色」,由合法變非法;由和平變暴力,由暴力變恐怖主義,搞出TATP炸藥案,已經過了臨界點。

  防微杜漸,要再造新香港,要從叫停激進的政治行為開始。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