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尋找angel的故事—來屆特首要明白「大和解」此路不通

  先和大家講一個故事。話說二〇一四年香港爆發「佔中事件」後,前特首董建華籌備搞團結香港基金,希望找出方法,令香港不再出現佔中。當時他帶領一個工商專業界訪問團,浩浩蕩蕩幾十人前往北京訪問,還獲得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據一個與會者講,會上有商界大老闆講到「河水不犯井水」,認為中央減少一些對香港的干預,香港就會很好。

  當散會之時,習主席走到這個大老闆面前,跟他說:「河流也是有分主流和支流的。」

  這個故事很有啟發性。香港人就是這樣「無大無細」,將一國兩制中香港的一制,看得大過「一國」。習主席的提醒,就是要告訴香港人,一國兩制,以一國為大。

  那些經常說「河水不犯井水」的香港人,當中不少是香港的傳統精英。他們認為內地不搞香港,香港自己會搞得「好掂」。而他們遇上政治問題,就高呼大和解,叫建制派和泛民大家「傾掂數」,以為杯酒言歡,問題解決。

  這種大和解的理論,在很多人的腦海中已變成預設模式(default mode),遇有政治問題,搞來搞去,很快又走回「大和解」這條老路上去。我覺得有兩個原因。

  一、舒服。不去和解,就意味着要戰鬥,政治上的戰鬥也是很費神的。而搞大和解,大家可以開開心心,杯酒言歡,不用戰鬥,當然舒服很多。

  二、可以做好人。不講和解的人,表面上看來好像很好戰,是鷹派;而講和解的人,就好像和平份子、是好人、是鴿派。很多人愛名,就想做好人,想做大和解的倡導者。

  毛主席的《七律‧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中有句:「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當中的「霸王」,指的是西楚霸王項羽。而當中畫龍點睛的兩個字是「沽名」。「沽名釣譽」,是楚霸王的特色。他搞出一個鴻門宴,本來是要殺劉邦,但因為心慈手軟,被劉邦借尿遁,逃脫了,最終連江山也輸掉。沽名釣譽,要做好人,會丟江山的。

  來屆特首,應該明白「大和解」此路不通。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會被對方「食住上」。回歸後的二十多年,反對派已玩出一套模式,就是和建制派傾和解。當建制派反對大和解,就說你左,說你硬,說你是鷹,被貼上很多負面的標籤。你講和解,對方就會捧你場,大讚你是好人。客觀上就造成無論是街頭示威甚至暴力作反,警察不拉、政府不告、法庭不判,人人都要做好人,結果就搞到天下大亂,對方愈玩愈大。

  二、你想和解,美國不會和解、台灣亦不會和解。香港的政治,很明顯有外部勢力的影響。美國雖然換了政府,但拜登針對中國的態度,其實一點也沒有變。香港想和解,美國會與你和解嗎?

  三、人心未變。香港年輕人的反政府的思想很濃。早在二〇一六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十八至二十九歲的選民,有百分之七十八投了給反對派。如果今天投票,我相信會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投反對派。大家不要以為國安法訂立了,選舉制度改變了,甚至學校取消了通識科,年輕人的思想會馬上改變,感覺上一點也沒有變。現在先要他們認識現實,不是去討好他們。

  在一個人心未變的情況下,你馬上去與反對派講和解,對方就會詮釋為:「中央又改變啦,都話咗會頂唔住啦。」搞下搞下,中央要改變香港的努力,就前功盡廢。

  所以來屆特首,不是去走出一條「大和解」的路,這只是一條死路。最重要的工作仍然是要撥亂反正。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