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國安法不求好睇,只求有效

  最近經常見到政客退出政壇的新聞。最新的一單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他因為參與反對派的「35+初選」,如今仍被拘押。他的團隊周四(五月二十日)在社交媒體上貼文說:「朱凱廸現時被六宗刑事案纏身,經過徵詢成員的意見後,朱凱廸決定結束『新西團隊』。」又話朱凱廸會有一段長時間都無法重獲自由,相信日後亦不會再從政。當日朱凱廸是二○一六年選舉的票王,在新西直選得到八點四萬票,如今也要退場。

  另外,在同一日,前樹仁大學學生會會長劉澤鋒,同樣因為參加「35+初選」而被拘押,他也發聲明表示會退出政界,日後只想過些普通生活,也不會接受任何媒體採訪。

  知名如朱凱廸,默默無聞如劉澤鋒,同時宣佈退出政壇。很多因參與「35+初選」而被拘押的人,已先後宣佈退場。其中比較矚目的是四個公民黨成員譚文豪、郭家麒、楊岳橋和李予信,他們也是「35+初選」的被告,在三月三日通知法庭,不再由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代表他們,其後宣佈退出公民黨。聞說梁家傑對四人退黨感到十分意外,直到四人向法庭申請不用他做代表律師,才知道此事。

  有一個建制精英對我說,有這麼多人退出香港政壇,「唔係幾好睇」。

  這種「唔好睇」的言論,真的可圈可點。香港的傳統精英太重視「好睇」,做事要有型靚仔,威威水水,要得到各方讚賞,民望大升,如果連西方國家的掌聲也贏得到,就十分之理想了。但時移世易,這種「美好情景」已經不再。隨著中國的經濟體量逼近美國,美國已視中國為主要對手,中美交惡,「好好睇睇」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去年六月底,《港區國安法》生效之後,也有建制精英說,《港區國安法》的訂立和國安公署在香港設立,「唔係幾好睇,不知外國怎樣反應」。我就發覺香港有很多建制精英,完全不了解阿爺對香港時局的判斷、和希望訂立國安法要達致的效果。

  在阿爺的眼中,外部勢力不但要顛覆香港特區政府,還要透過香港顛覆中央政權。這並不是關乎民主的爭議,而是一場戰爭。既然是戰爭,當然是要打勝仗,要擊倒敵人,清除其殘餘勢力,令敵人永不翻身。只要能夠達成效果,過程和手法漂不漂亮,就不那麼重要了。而訂立《港區國安法》的目標,要求有效,要打贏這場仗。當中有幾個關鍵:

  一、首惡要伏法。知情人士早已透風,阿爺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前港大副教授戴耀廷和前學民思潮負責人黃之鋒,是香港這場顛覆政權事件中的首惡,如果幾名首惡不伏法,外界便會質疑《港區國安法》只是一隻「無牙老虎」。

  二、《港區國安法》的利器要用。只要細讀《港區國安法》,條文頗為嚴厲,例如涉案者不得保釋外出,又例如律政司司長可以決定不用陪審員審訊等等。由於《港區國安法》是新生事物,本地法庭都要時間去學習適應。例如高院的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就曾判黎智英是可以保釋外出,其後上訴時被推翻。本周四,李運騰法官處理電單車手唐英傑的司法覆核案,他想覆核律政司說不用陪審團審理的決定。李運騰法官今次根據《港區國安法》的條文,確認了律政司司長可以建議不用陪審團審理案件。總的而言,《港區國安法》的確有「牙」,而且要用。

  三、《港區國安法》要發揮震懾效果。在《港區國安法》生效之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已打開口牌,警告搞「35+初選」可能會觸犯國安法,但在戴耀廷的領頭下,仍有大批人繼續搞「35+初選」,結果一網成擒。

  事後回看,很多參與者其實根本沒有認真地想過政府真的會執行《港區國安法》,如今長期拘留,明言退出政壇,是想從輕發落。

  所以覺現在的情況「唔好睇」的人,眛於時局。若《港區國安法》不能收到應有的效果,未來在外圍勢力撩動下,黑暴就會重臨。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