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成為棋子 死不認錯害死人

  十名在二○一九年十月一日因參與非法遊行被捕的人,早前分別承認組織、參與和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共三項罪名。他們於五月二十四日(周一)在區域法院求情,部份人提及「公民抗命」,梁國雄(長毛)和楊森認罪但不認錯,民陣陳浩桓則表示絕不求饒,也絕不後悔,重申個人一直堅持和平發聲。但是,法官在庭上表示:「在我看來,這不是真正的公民抗命。」他押後案件至本周五判刑。這班被捕人士的求情理由,特點是認罪但不認錯,沒有表達悔意(Remorse)。

  由於事件已過了一年多,大家可能都已記不起當天發生了甚麼事情,不妨在這裏重提。事件發生於二○一九年十月,當時還是反修例運動風起雲湧的時候,民陣發動「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遊行。

  一如各界當時所料的,這場遊行激發起社會上更大的暴力衝突。在遊行當天的上午和中午,各區已經發生了多場暴亂。在遊行前後,暴亂更是遍地開花。當天的上午和下午,都有警員因制止而暴亂開槍。特別是荃灣大河道的開槍案,情況比較嚴重,一班示威者追打一名倒地的警員,有一名持槍警員要拯救他的同袍,被中五男生曾志健用鐵棍敲打持槍的手部,警員開槍還擊,擊中曾志健的胸口。事態的發展,其實並不是意外,而是完全在事前預計之中。那一年的國慶,是中國建國七十周年的大慶,而早在十. 一前的一星期,網上已大量流傳這一年的國慶會變成「國殤」,並聲言當日會有大量示威者上街示威,最後警察會鎮壓,並開槍打死人,國慶會演變成「國殤」。當然,警察不會「無端端」上街開槍打死人,是有大型的示威集會,爆發動亂,才逼到警方開槍。警方面對這種危機,自然不會批准民陣遊行的申請。然而,民陣和一班泛民的頭頭卻堅持要遊行。

  我當時大惑不解,為何明知有人想警察開槍,泛民還要趕這趟混水呢?回想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香港其中一次大遊行,但有傳言說可能會有人滲透,將其變成暴動。當時的泛民頭頭司徒華收到風之後,便決定取消大遊行。華叔一去,大樹凋零。二○一九年的國慶遊行集會,有人會迫使警察開槍的傳言已甚囂塵上,要搞「國殤」。但泛民的頭目仍然堅持要發起遊行和叫群眾參與。其政治智慧之低下,真叫人難以想像。猶記得二○一九年十. 一當天,我去了北京觀禮,當天早上在天安門有盛大的花車遊行和閱兵等慶祝活動。在祖國建國七十周年的大好日子,在主禮台上的習主席,卻眉頭深鎖。我估計習主席牽掛香港的情況,擔心會演變成不可收拾流血衝突事件,所以沒有寬容。直至到晚上的慶祝晚會,香港的局面已經底定,雖然有警察開槍事件,但最終沒有死人,這個要將七十周年大慶變成國殤的陰謀,沒有成功。習主席在晚會的主禮台上,開始露出愉快的笑容,可能是他對香港的局面略感寬心。我覺得中國的確國運興隆,對方搞國殤陰謀沒有得逞。

  為甚麼硬要將中國的七十周年大慶,變成國殤呢?明知當日搞遊行有很大的危險,還堅持要組織,除了用「愚蠢」兩個字形容這些泛民的頭頭之外,幕後的策劃者究竟有何圖謀呢?我們可以從結果去倒推事件成因。把中國的國慶變成了國殤,最大得益者就是美國和台灣。到時美國可以質疑中共滿手鮮血,台灣就可以笑稱「一國兩制」完全失敗。香港人可以得到甚麼呢?除了香港局面大亂之外,甚麼也得不到。

  可笑的是,這些人大力發動一場可能製造「國殤」的遊行,他們其實只是外部勢力的棋子。事過境遷,他們要面對法律的制裁,是理所當然。他們在法庭上的浪漫陳詞,客觀上只會繼續鼓勵年輕人去挑戰阿爺,再進行暴力反抗,而結局只有一個,最後要受牢獄之苦,一生前途盡毁。這些人有意無意之間,做了外部勢力的棋子,而且死不認錯,最後只會送更多年輕人上路,何苦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