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要搵一個夠膽講六四的特首

  立法會通過完善政制方案,九月選委會、十二月選立法會、明年三月選特首。現在有很多人爭着做特首,大家搶先入閘。

  在阿爺的眼中,香港特首一定是「堅定的愛國者」,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曾經說過,堅定愛國者的其中一個主要條件是︰ 「要堅持原則,敢於擔當,在涉及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等重大原則問題上,必須要勇敢地站出來,站在最前列,進行堅決鬥爭。」

  我相信在阿爺眼中,六四集會,特別是支聯會的「結束一黨專政」綱領,顯然涉及上述提到的「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等重大問題」。誰想做特首,就必須在這些問題上「敢於擔當」了。

  最近,警方以疫情為由,拒絕了支聯會申請在六月四日的集會和遊行。政府高官對於支聯會的綱領是否觸犯了《香港國安法》,諱莫如深,大都不願多說,見到記者追問就「走夾唔唞」。最敢講的,只有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他在二十七日被記者問到六四集會是否違反《香港國安法》,他回答:「我不在此討論某一些行為會否違反某一條法律,但根據《香港國安法》內清晰說明,任何人如果組織、策劃、實施,用非法手段去破壞或者推翻在中國《憲法》之下所定的根本制度,屬於顛覆國家政權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涉及違法的行為,尤其是涉及《香港國安法》,我們會根據法律嚴肅處理。」李家超這番話,是港府官員對六四集會和支聯會綱領比較清晰的說法。

  我經常說,現時大家議論特首,應先講條件,然後再去看人選。如果從「涉及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問題上要敢於擔當」是當特首的重要條件的話,李家超就比很多連講也不敢講的官員,更適合當特首了。

  過去選特首的時候,有關六四集會的問題都很難回答,因為這是兩難題,阿爺希望特首候選人說反對,但不少市民卻想候選人支持。一位在某次特首選舉中的核心助選人談起,他說特首候選人回答六四問題的時候都很頭痛,只好講些模棱兩可的答案,例如「明白香港人的感受」之類,含糊其辭便算了。

  不過,今時今日已有重大變化,除了特首選委會的產生方式已經改變外,連法律也改變了,主要有兩個轉變。一、二○一八年中國修改了《憲法》,在《憲法》第一條第二款,新增了一句:「中國共產黨是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把中共執政加入了憲法條文之內,即中共執政是一個不可改變的中國國家制度;二、《香港國安法》在去年六月三十日生效。那麼支聯會的「結束一黨專政」綱領,便跌入了《香港國安法》禁止的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範疇之內,原因是按中國《憲法》,共產黨執政是國家政權的核心制度。

  這都是香港適用的法律,無論香港人喜不喜歡,無論特首候選人喜不喜歡,這是現實,都要接受。過去,香港的政客、官員都喜歡講一些他覺得市民「啱聽」的說話,不將政治現實講出來,不將法律講清楚,客觀上誤導了市民,誤導了年輕人,令他們覺得觸犯《香港國安法》沒有問題,即使犯了法,政府也不會執法。民主黨的陳樹英最近宣佈退出支聯會,也說是因為擔心支聯會綱領違反了《港區國安法》,連陳樹英都夠膽講的問題,為甚麼特區政府官員卻不敢講呢?

  現在有這麼多人爭着做特首,我認為要找一個能夠認認真真地按現行法律評論六四問題的特首,可能會比較好。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