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兩場運動 兩個掀翻政權的陰謀

  自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英國老大不情願將香港主權,交還中國之後。這三十七年間,香港經歷兩場影響深遠的群眾運動,一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 二是二○一九年的反修例。現在回想,這些運動背後,都有美國因素,才弄到如此風起雲湧。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當時很多人都覺得是第一場中國的民主運動,甚或附加中國高層的權鬥。不過,如果忽略了當時國際競爭的背景,就無法理解這場運動產生的原因。當時大背景是美蘇爭霸,美蘇自二次大戰後一直惡鬥,一九六○年代開始激烈的太空爭霸。一九六九年三月,中國和蘇聯爆發珍寶島衝突,全面交惡。一九七一年,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外訪巴基斯坦時謊稱肚痛,秘密坐飛機訪華,會見當時的中國領導人毛澤東,中美關係一舉破冰,為中美兩國建交鋪路。美國本着「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策略,雖然中國也是社會主義國家,但也拉攏中國,打擊蘇聯。一九八一年,列根以七十歲的高齡當選美國總統。很多恥笑這個演員出身的總統缺乏深度,純靠演技贏得選舉。列根決定幹一番大事業,名留青史。當時美國人的最大夢想是擊敗蘇聯,列根要求中情局(CIA)提出各種可能擊倒蘇聯的方案。在眾多建議之中,列根偏偏看上一個天馬行空的「星戰計劃」。當時,《星球大戰》這套電影大行其道,列根十分喜歡中情局這個的星戰概念,因為戲味十足。

  中情局探知蘇聯的計劃經濟搞得很差,逐漸掏空了工業基礎,外強中乾,只剩下一個外殼,還要負擔龐大的軍事開支,又要援助大量鐵幕衛星國。所謂「星戰計劃」,是指美國聲稱盡全國之力,研發外太空武器對付蘇聯,例如在衛星上裝設激光炮,從太空攔截蘇聯的攜帶核彈頭的彈道導彈,使敵人的核彈在進入大氣層前將之摧毀。其實,這個計劃超出當時的技術,難聽一點說,美國人根本在胡扯,目的只是要引誘蘇聯投放巨資,去開發太空武器。蘇聯果然中計,與美國大打太空大戰,驚人的軍事開支,令國力急速損耗。一九八五年戈爾巴喬夫成為蘇共總書記,他和中國總書記趙紫陽一樣,比較崇拜西方的一套。戈爾巴喬夫在一九八五年打出「新思維」(perestroika)的旗號,提倡「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的政經改革,想挽救瀕危的國家經濟,可惜開錯藥方,直接觸發東歐鐵幕的衛星國家土崩瓦解,各種反對勢力烽起,推翻當地執政的共產黨政府。一九九○年東德政府倒台,柏林圍牆倒下,標誌着鐵幕崩潰。一年之後,戈爾巴喬夫親手將蘇聯葬送,容許蘇維埃聯邦自我解體,蘇聯收縮成民主選舉的俄羅斯。這場鐵幕崩塌的大戲,由列根導演,蘇聯入局的劇本下結束。中國在這場大戲中只是配角,時任總理的趙紫陽,在一九八八年提出激進經濟改革政策,一下子要闖物價關,搞到通脹急升、民不聊生。有大量學生在一九八九年借總書記胡耀邦之死上街示威反腐敗,釀成六四事件。 事後回想,如果沒有美國要令鐵幕瓦解的國際大背景,中國即使有學生示威,亦不能爆出這樣大規模的亂事。美國用計推翻蘇聯,對中國造出巨大連帶傷害。

  如果一九八九年的亂局矛頭是對準蘇聯,二○一九年香港的動亂,焦點卻是對準中國。雖然事件由政府的修訂《逃犯條例》所觸發,加上台灣大選在即,一定程度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若沒有中美交惡的大背景,沒有美國總統特朗普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的底因,香港那場亂事,參與者不會這樣狂,亦不會發展到如斯局面。這次的矛頭,直接對準中國,要借香港推翻中共政權,大力鼓動香港代理人去拼命,吹出「中共政權快將倒台」的謊言。參與其中的泛民,部份人事後才發現,自己做了外國的棋子。

  世事如棋,人在局中,又有幾多人能夠睇通睇透。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