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歐洲在變 G7難搞 美國形象崩塌始於青年

  這個星期美國總統拜登很忙,他將在歐洲打轉,展開重塑美國領導力之旅,還想把G7(七大工業國)打造成一個針對中國的D7(七大民主國),問題是他會成功嗎?

  拜登將飛越大西洋,先前往英國,參加G7首腦會議。然後踏上歐洲大陸,到布魯塞爾出席北約(NATO)峰會。然後在六月十六日到瑞士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想穩住俄羅斯,集中力量對抗中國。

  拜登在臨行前設定議題,將問題界定為民主與非民主的問題,撰文指「我此次歐洲之行的意義,是要團結世界的民主國家……應對中、俄的有害行為」。拜登在文章又重提「美國必須從實力的地位出發,領導世界」。沒有中國外交官坐在對面桌說「中國人不吃這一套」時,拜登在自家主場講這句說話,顯然會輕鬆一些。

         相信歐洲人不會如中國那樣,面斥美國之非;四年前G7領導人峰會上,「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名畫、特朗普被G6領導人圍攻的場面,相信不會再重現,但美國和歐洲盟友之間嫌隙已深,除了因為特朗普太露骨的單邊主義之外,也因為美國的疫情失控,美國失去的大國領導力,並沒有因為拜登上台而回來。

  數據最會說話。馬歇爾基金會和貝塔斯曼基金會發表一個跨大西洋趨勢報告, 當中一個對十一個歐美國家進行的最新民調顯示,抗疫無能造成六十多萬美國人死亡後,美國作為「國際領導者」的聲望,在法國和德國繼續受挫,並沒有「拜登反彈」(Biden bounce)。

  這個民調在拜登起程赴歐前發佈,顯示拜登並沒有讓美國恢復疫情前的地位,反而是中國的聲望在法、德進一步略微提高。

  這項在十一個歐美國家進行的民調顯示,總體上有百分之六十二人認為美國在國際事務上最有影響力,認為中國最有影響的有兩成,認為歐盟最有影響的是百分之十四。

        再細看不同國家人民的取態,五成五的德國人認為美國最有影響,五成六法國人認為美國最有影響,這個結果差不多和去年大流行後的數字一樣,今年在德國和法國只是各自多了一個百分點的人認為美國最有影響,可以說是看法基本和去年持平。

  反觀對中國的看法,百分之二十二德國人認為中國最有影響,比去年大流行後上升了兩個百分點,百分之二十八法國人認為中國最有影響,和去年持平。要注意的是去年大流行後的調查顯示,認為中國最有影響的人數大幅上升,今年仍維持在高水平。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歐美十一國的十八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比年長者更多地認為,美國影響力不再。同樣地十八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對中國的感覺比較正面,更加覺得中國是一個夥伴,特別在美國、加拿大、德國和英國,例如德國和加拿大的十八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有百分之四十二認為中國是一個夥伴,但整體地只有百分之二十七加拿大人和百分之二十八德國人覺得中國是一個夥伴。

  這是一個有趣的發現。雖然整體上歐美人對中國較敵視,但反叛的年輕人,可能覺得中國是一個進步的力量,對中國的感覺較正面,和香港人的年輕人的表現很不一樣。歐洲在俏俏轉變,美國形象崩塌始於青年。

  這個跨大西洋趨勢報告撰寫機構、馬歇爾基金會巴黎辦事處副主任昆塞斯表示,民調結果表明,「拜登效應並未發生,美國影響力的衰落,在今天仍然與特朗普執政時相同。」

        《華爾街日報》評論拜登歐洲之行時話,雖然拜登「擁抱歐洲」,但歐盟有所顧慮,因為拜登的一切政策,都已經謹慎地貼好了價錢牌——這是歐洲人知道的。

  歐洲多國是否會回應拜登聯歐抗中的計劃?英國《金融時報》發文表示,一些歐洲領導人對美國的「新冷戰論調」,抱有懷疑。

  我們又看看這場G7大戲,如何收場。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