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早知今日……

  《蘋果日報》的生命,已在倒數之中。

        《蘋果日報》內部通告流出,話「關於蘋果的去向,今日(六月二十一日)董事會開會,已就出糧一事,要求保安局解凍,並定周五為死線,如未能解封,公司欠缺資金營運,將於周五完成報紙出版,即周六為最後見報日,而online新聞,則會以周五晚二十三時五十九分為死線。」

  《蘋果》董事會如果想死撐下去,自然不會預告如果保安局不解凍資金,就會在周六停刊,因為這樣政府更不會解凍。據說是《蘋果》的前線員工,最想報館早早關門,所以迫令公司管理層及早作出決定。由此看來,《蘋果》前線員工,比高層更現實而且明智,有一種「不立危牆之下」的群眾智慧。

        有人話估不到《蘋果日報》最後會這樣。我會說如果你過去七年都有看我的「點評」的話,應該估到這個結局。《蘋果日報》的老闆黎智英,一手把《蘋果》由一個媒體,變成一個政治組織,最後在二○一九年開始更變成一個要割中共喉嚨的顛覆組織,去到一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蘋果》面對強大的中共,這種下場,早已命定。

  所以《蘋果》之死,不止是一個媒體之死,更是一個顛覆組織之死。在肥佬黎一手導演之下,顛覆的毒血,已浸透這個蘋果了。或許可以看四個階段的變化:

  1.《蘋果》剛開始只是一份報紙。一九九五年《蘋果》創刊時,只是一份做得十分好睇的煽色腥報紙,用行內術語,是一份小報(tabloid)。肥佬黎睇住一九九七年回歸,覺得有市場空間搞一份親泛民的小報,但他那時膽子還不太大,所以回歸前他一度飛離香港,觀望一番,怕共產黨一到七‧一回歸就拉人,但睇定無事,又飛回香港。那時的《蘋果》,踩界而未過界。

  2.五區公投插手政治。在董建華年代,二○○○年發生路祥安民調事件,《蘋果》大力插董,五年後推了董伯伯下台。肥佬黎開始頭腦發熱,興起想做泛民大佬的雄心。這個世界「金錢說了算」,他不斷向泛民捐錢,每年數以千萬計,泛民政黨就隱隱然以他為馬首是瞻了。

  二○一○年社民連發動五區辭職公投,爭取普選。這一役真正把肥佬黎想做泛民共主的真面目曝露出來。肥佬黎在何文田大宅擺下鴻門宴,約了幾個泛民政黨頭頭,想催迫民主黨大佬司徒華支持五區公投。華叔食完飯睇完辭職名單,卻拒絕參加(有一說是他覺得整件事台灣味太重)。但肥佬黎主持大局的泛民共主角色,已表露無遺。當時已有人質疑,一張報紙的老闆如此高度介入政治,報館豈非變了政治組織?

  3.佔中殺到直接參與。肥佬黎玩政治愈玩愈忘形,不介意說自己操弄報紙達到政治目的。他在二○一二年特首選舉前夕,當時梁振英勝選的大局已定。肥佬黎在報上撰文,向特首曾蔭權道歉,話不好意思他的報紙挺梁振英,反對曾蔭權支持的唐英年,皆因他估計梁振英上場,會激發更多人支持民主,為了民主大業,他只能這樣做云云。肥佬黎已到了毫無忌憚地講自己操控報紙搞政治的事實。

  到了二○一四年佔中運動爆發前夕,網上爆出大量肥佬黎的秘密電郵,完全曝露了他出錢出力支持佔中的秘密。他不止捐出大量金錢去資助整場反政府運動,還指令報館的女老總,用報館的資源,拍佔中訓練片,訪問台灣的社運老手,教參與者如何搞一場佔領運動。

  嚴格而言,佔中已是一場顛覆政府的運動,肥佬黎指使《蘋果》高度介入,已把自己的媒體,變成顛覆政府的機器。

  4.反修例去到政變地步。二○一四年佔中時肥佬黎還是猶猶豫豫,一邊去金鐘上街,一邊接受外媒訪問叫示威者回家,給自己留有後路。但二○一九年肥佬黎見過美國副總統彭斯之後,肥佬黎和《蘋果》在反修例運動中,已去到全面瞓身的地步,要和中共攬抄了。當你全身投入一場政變,最後又失敗告終,你就不要期望可以全身而退了。

  《蘋果》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搞媒體,又為甚麼要搞政治?

  今年七‧一,是中共建黨一百周年大慶,《蘋果》作為一個顛覆組織,恐怕就過不到七‧一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