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墨落無悔 回水即悔

  區議員宣誓在即,七月七日至十一日晚上,五日內至少一百七十四名區議員已宣佈辭職。

  在二○一九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奪取了三百八十九個席位,建制只取得五十九席,在十八個區議會中,反對派在十七個區過了半數。之前因為辭職、坐監、離港等原因,已有五十一個反對派離任。加上由七月七日起,再有至少一百七十四人辭職,合共至少有二百二十五個反對派已經離職,即是有百分之五十八已經走咗,未來還會再增加。對這場辭職潮可以有四點觀察:

  一、政府吹風招高。

  觸發呢次離職潮是政府吹出來的消息,消息人士話早前傳出區議員如果涉及政府提出四類觸犯「負面清單」的行為,很大機會被DQ,估計有二百三十名區議員不符宣誓要求要DQ。之後政府放風說會追討被DQ議員,由於不符出入議員資格不是由DQ日開始計,而係他們一上任就無資格做,所以政府會向被DQ的議員追討上任至今的所有薪酬及津貼,區議員除咗每個月三萬元人工,還有好多津貼,估計每人要被追超過一百萬元。一講到一百萬,好多人就無鞋挽屐走,希望在被政府DQ前主動辭職,辭職走先,就不會被追討薪津啦。

  政府也不急著DQ,就由得你辭。假設要DQ二百三十人,最後有二百人辭了職,這樣DQ三十人就夠了。政府既兵不血刃,亦暴露了議員真面目。

  二、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搵來講。本身是南區區議會主席的羅健熙在十一日宣佈辭任區議員職務。羅健熙十一日向黨友發訊息,指辭職是希望工作有確定性,自己已有一連串在地區繼續服務計劃,希望離任後專注落實,不需要持續受DQ威脅而影響地區工作。羅健熙之後向傳媒交代辭任理由,批評政府沒有釐清宣誓及DQ消息,僅透過傳媒「放風」,他希望為日後的地區工作增加確定性,亦基於財政負擔等原因而決定辭職。

  其實羅健熙的辭任理由好牽強,想「增加確定性」,也不差一兩個星期吧?

  關鍵亦不是政府有無放料,而是議員自己決定走不走。羅健熙作為黨主席自己走先,沒有政治領袖的風範。

  三、大家睇住個錢字。政府一招就揭了反對派底牌,原來大家都睇錢睇得這麼重要。二○二○年,反對派初選,搞了個「墨落無悔」聲明,要人簽字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攬炒。一句「墨落無悔」講到大仁大義。但如今一講要回水,就馬上後悔,不再堅持原則,要即刻走。

  其實怕被追數的區議員,應該是有點錢、或者有間樓的。否則最窮的,破產了事,四年後一條好漢。有少少錢被政府追一百萬,就好肉痛,頂不順了。政府這次揭了對家底牌,反對派盡失道德高地。

  四、出缺不用補選。按《區議會條例》第33條,只是說可以補選去填補區議會議席空缺,而補選不得在現屆任期結束前的四個月內舉行。條例無講過區議會議席一定要補選,立法會也是如此,過去出缺補選只是習慣,不是要求。現在看來政府不會搞補選了。

  今次辭職的反對派議員中,包括油尖旺區陳梓維。當年二十七歲的陳梓維是政治素人。在佐敦南選區,以五十六票之差,擊敗民建聯的政治明星葉傲冬當選。陳梓維會考零分、讀毅進的社工文憑課程不及格,修讀旅遊文憑再不及格,但他仍可選上當區議員。這是一個狂熱的年代,只要自命是反對派就可以當選了。這一場夢,終於到了夢醒時份。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