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個去入境處申明自己是英國人的女議員

  最近聽到一名前立法會女議員的故事。這名女議員是反對派的元老級人物,有着一種「西方民主原教旨主義者」的自信,她看待別人的臉色,好像覺得自己高高在上,我就一直不明白,她這種自傲從何而來。

        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之後,第二天即七月二日,這名女議員就跑到人民入境事務處,向特區政府申報其英國國籍,即時要求特區政府確認其英國人身份,客觀上就是要取消其中國國籍。

        中國的法律不承認雙重國籍,但現實上很多香港人都擁有外國國籍,中央讓香港靈活地處理這個問題,只要這些外國護照持有人不向特區政府申報,特別是在香港出生的港人,特區政府會視他們擁有中國國籍,會發給他們中國香港護照。

        在回歸之前,英國曾向數萬名香港人提供居英權,發出的是英國本土護照,與英國人所持有的護照是一樣的。這些拿了英國本土護照的港人,只要不向特區政府申報,特區政府還是會和其他的香港人一樣,發中國香港護照給他們。

        這名前女議員向政府申報其英國國籍,等於主動放棄中國國籍,認認真真要確認她的英國人身份,這就非常罕見了。她其後也跟隨本地的交流團回內地,也需要向中國申請簽證才能入境。

        香港回歸之後的安排,就是這樣的異常寬鬆。容許持有外國國籍的人、甚至如上述立志要做外國人的人,參與立法會內非直選組別的選舉,決定香港的法律,甚至包括保障中國國家安全的法律。

  聽完這個故事,我有三個結論︰

  (一)以身為英國人為榮。拿了外國護照做保險,但又覺得自己是香港人、甚至中國人的市民很多,但好像這名前女議員這樣立志要做英國人很少。她這樣做,除了表明她對中國不認同、對中國政府不信任之外,也表明了她對自己身為英國人引以為傲,我終於明白她那一份傲氣從何而來。

  (二)不顧利益衝突。既然身為英國人,並自行向入境處申報是英國人,按道理她議論到有利益衝突的法案時,例如有關國家安全的法案,應該自行申報,甚至避席,這就是她們這種「西方民主原教旨主義者」經常掛在口邊的「比白更白」的原則。當然她沒有這樣做,這種人就是這樣虛偽。這些人評論香港的暴恐襲擊和及後的「悼念」活動,其發言恐怕也只能代表英國的立場。

  (三)很可惜成為棄卒。最最可笑的是,這些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去到申報作英國人的地步,但英國對這些「英國華人」,卻無甚感情。有前政府高官問我,為甚麼此前的非法集會案,被判刑的反對派知名人物當中,有部份是英國人,但為甚麼英國政府回應的時候,不點名指出那些人是英國國籍人士,要營救他們呢?

  這位前高官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英國政府當然知道誰人擁有英國國籍,但英國政府深明中國「睬你都傻」,若硬要提出來,豈不是在自找麻煩?於是英國政府就對這些非法集會案判刑,發表一些無關痛癢的聲明,虛應一番,貌似關注,實際上是「你死你事」。

  從英國政府一些小動作,就看到她對中國的取態。最近中國新任駐英國大使鄭澤光前往白金漢宮,向英女皇遞交國書。女皇話英中關係十分重要,英國皇室願繼續為兩國關係發展作出努力。驟眼看來,英女皇好像在干政,但如果你看過美劇《皇冠》(The Crown)的話,就會知道英國首相會定期和女皇會面的,女皇這樣說,應該是得到首相約翰遜的支持和推動的。約翰遜想「兩面食」,一方面扮「人權鬥士」,挺香港的反對派以贏取選票,另一方面亦想與中國改善關係,賺取貿易利益。香港那些自命是英國人的華人,在英國人的眼中,其實只是一些無用的棄子。

        回看那名前女議員,覺得她的人生有點可悲,她對英國之愛,只像一場殘忍的單戀。當英國開着唯一一艘航空母艦,想來太平洋秀一秀肌肉時,艦上卻爆出過百名船員感染新冠的滑稽劇,這個前「宗主國」,已經日落西山,她已沒空、也沒有力來愛你了。這個世界很殘酷,做事是講實力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