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既有所求 就只能禮下於人了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訪華之行,有點送上門來的味道。

         美國先是不斷要求讓舍曼訪華兼見領導人,然後又就見哪一個級別的中國副外長爭持。舍曼想和外交部常務副部長樂玉成會談,認為她是這個級別,而中方就認為應由分管拉美的副部長謝鋒和她會談。最後算是雙方各行一步,由副部長謝鋒會談,再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接見。單是見面人選,已搞到一波三折。

        不過,舍曼出訪前美方仍玩小動作。第一是口頭上的。美國官員不斷放風甚至公開喊話,說美國要從「實力地位」出發和中國對話,又話要在中美關係之間設起「護欄」。

  第二是在行動上,美國在七月十六日加碼制裁七名中聯辦副主任,又預警香港趨同中國,有營商風險。

        美國擺出這種高姿態,就是想在談判前先出牌,大一大你,抬高自己的地位,增加自己的談判籌碼。

  若是過去的中國,或者會啞忍下去。不過今天的中國不會了,所以就從兩個方面直接回懟。

         第一,口頭上直插美國。針對美國官員表示,美國將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外長王毅回應話,美國總想憑借自己的實力向別國施壓,自以為高人一等,「如果美國到今天還沒有學會如何以平等的態度同其他國家相處,那麼,我們有責任和國際社會一道,好好給美國補上這一課。」

  第二,中國亦在七月二十三日,對美國實施了反制裁。

  比較中美兩國的制裁,美國制裁講形式,中國制裁講實效。美國制裁七位中聯辦副主任,加上過去已制裁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將八位中聯辦正副主任全部制裁,表面好像很勁,但無甚實效,對被制裁的中國官員無大影響。

  但中國的制裁有實效,(一)打斷美國高官的從商後路。美國政府高官下台後一般都會經「旋轉門」去商界做高管,但特朗普政府的很多高官都上了中國的制裁名單,他們下台後可謂最冷落的一批。美國大部份跨國公司都與中國有緊密業務,不敢請中國黑名單上的人。前國務卿蓬佩奧就因此失去了科赫集团的高管工作,只好「屈尊」去了哈德遜研究所,前國安顧問奧布萊恩加入了美台關係研究智庫,前副國安顧問博明也是去了另一間智庫,前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經常接受採訪,仍在等運到。

  至於今次被制裁前商務部長羅斯,他二○一七年加入美國政府時,申報已出售他的公司和內地合作的基金股權。本來他落任後,可以再玩中國投資,如今被中國制裁,不但自己不能再去投資中國,任何有中國生意的美國公司,又怎敢再和他的公司做生意?

  (二)中國制裁全面針對在港搞搞震的美國機構和NGO,中國這次制裁名單上有三個NGO負責人,包括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的金度允、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在港授權代表亞當·金、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NDI 和IRI都是大名鼎鼎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屬下機構。在中國制裁下,香港的反對派還敢接受它們資助,和他們接觸嗎?

  簡單總結,中國對美國的制裁,很有實效。

  舍曼首日會談中,被外交部副部長謝鋒狠批,謝鋒亦透露,美方就氣候變化、伊朗核、朝核等問題,尋求中方的合作與支援。謝鋒話美方應當樹立正確的合作觀,不能一邊尋求合作,一邊損害中國利益,這是行不通的。

  美方急著來訪,對中國有所求,擺高姿態已是行不通,中方就來教你甚麼叫「禮下於人」了。這場中美交鋒,看來挺有戲味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