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不變,會再出亂子的

  我細讀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講話全文,整理夏主任對未來治港者的要求,可以見到中央對特區政府對現行管治不足的感歎。

  中央現已提出完善政制,未來的治港核心班子固然要是堅定的愛國者,但單靠愛國也不足夠,他們還要德才兼備,發揮到治港的效果。否則五年、十年過後,香港人仍會繼續批評,指完善政改之後選出來的人,也不是甚麼能人,又再上街示威,堅持要搞西方式的民主,才可以治理好香港。阿爺為防出現這種敗局,香港這個政改實驗,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夏主任既然提出眾多要求,潛台詞就是現行的香港管治,特別是過去受到政制的限制,有嚴重的不足。我嘗試總結出三大問題:

  一、只求選票,不求長遠。西方四、五年一次的選舉,參選的領袖不會提出長遠的計劃,因為大家都知道不會做得到。所以大家都只是提短期內能實現的東西,好像特朗普減稅、拜登派錢,都是國會一通過,選民馬上受惠的東西,提出這些「即食」的政綱,最容易收買選民,令自己當選。至你又派我又派,央行印錢不停,國家債台高築,政客也闊佬懶理。

  只有中國能提出五年規劃,十五年、三十年的大計。而中國的確有能力實現這些大計。

  香港學足西方,特首選舉講求化妝,不少候選人會講出一些房屋策略,會提出縮短公屋輪候時間,但實際上能稍稍做到的是少數,多數是「講咗當做咗」,公屋輪候時間愈來愈長,房屋問題愈搞愈差。夏主任提出二○四九年要消滅劏房和籠屋,就是為香港未來的班子設定長遠目標,若你認為沒有機會做到,就根本沒有入場資格了。

  二、只問官運,不問人民。好了,搞完化裝當選了,又馬上想如何可以連任。當然想的都是權謀詐術,利益交換,而不是真正惠民的政策。

  若你有看過美劇《白宮風雲》(The West Wing)或者《紙牌屋》(House of Cards)你就會知道,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期間還有中期選舉改選國會議員,做總統有一半時間搞選舉。

  隨著香港政制在回歸之後逐步開放,西方這種歪風,也蔓延到香港。當選的特首一上任,就開始謀劃怎樣可以連任。眼中只有選委會中遊離社群的選票,心中只想着民望,有哪一刻關注市民大眾的幸福呢?

  三、只重過程,不重結果。對於西方政體的研究,早已有這樣的總結:西方的制度重視程序,而東方的制度講求結果。西方講求程序公義,甚至盲信只要做好程序,自然會得到最好的結果。所以政治上只要實行民主制度,就可以選出公正無私、兼且有管治能力的賢者;只要實行完全的自由市場制度,就可以達至社會資源的最佳分配。

  實情當然不是這樣。西方的民主制,在最近的二十、三十年出現了嚴重的歪變。以美國為例,「深層政府」勢力猖狂,民主選舉搞到漂漂亮亮,成功騙得人民的選票。但結果卻是窮者愈窮、富者愈富,百分之一的人佔據了百分之九十九資源的情況比比皆是,人民一點幸福感也沒有。

  反觀中國的制度為例,選票不重要,幸福感才重要,所以統治者要直接解決到人民的問題。

  香港也想學西方,所以政府經常強調自己跟足程序,或者做了甚麼甚麼,不太着重達成甚麼效果。

  夏主任提到「為政者要為民眾辦實事,要接近基層、接地氣,要每年辦幾件讓市民看得見、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實事。」這正正是針對香港官員那種「只顧過程,不顧結果」的思維。

  香港過去也有成功例子。一九六七年香港爆發暴動,英國在一九七一年將無能的港督戴麟趾換走,換來一個比較關心人民、有左傾思維的港督麥理浩。他提出新政,當中最突出的是「十年建屋計劃」,大量興建公屋,讓住在環境很差的木屋區及徙置區居民可以搬到環境更好的公共房屋居住。

  歷史教訓在前,香港管治方式要變,不變,會再出亂子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