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見好就收」理論過時

  選委會選舉提名截止,選舉的形勢初定,當中只有十三個界別有競爭。總體而言,選舉的競爭性不強,即使個別界別有競爭,競爭也不激烈,也沒有來自反對派的衝擊,主要是建制派之間的競爭。

  政界中人看到這次選委會報名的情況,認為阿爺應該見好就收,避免社會太撕裂,亦認為十二月立法會選舉,甚至明年三月的特首選舉,都應該有一定程度的競爭,這樣會好看一些。實情是,無論是建制派中人,或者政府官員,這種「見好就收」的理論,都不乏支持者。想阿爺收手的人,主要有兩個針對點。

  一、反對派。不少人說香港訂立《香港國安法》和完善了香港政制之後,反對派已被打殘,如今阿爺已經可以鳴金收兵,甚至和反對派唱和解之歌,放多一些反對派參與立法會選舉,將選舉搞得「好好睇睇」;

  二、商界利益。也有人說,已見到有幾個商界大佬沒有參與選委會選舉。而商界直接和間接控制的席位亦明顯減少,代表地產業團利益的勢力已大不如前。既然阿爺的政治目的已達,也無必要去得太盡。

  這種「見好就收」的理論,其中一個重要體現,就是希望選舉有競爭性。然而,只要留意一下阿爺的言行,就會知道「競爭性」並不是重要的課題。有幾個事例可以說明:

  一、阿爺講明是要贏,不是要「好睇」。阿爺在完善香港政改之前,曾派中央要員到深圳諮詢。當時有商界中人提出意見,認為阿爺如果去得太盡,有點難看。有中央要員當時就直斥其非,說:「關鍵是要贏,贏一票也是贏,好不好看並不重要。」

  二、澳門DQ。早前澳門舉行立法會選舉,政府DQ了所有反對派參選名單,當中包括老牌民主派吳國昌的名單。吳國昌想讓位予新人,將自己排在名單第二位。阿爺如果只想DQ年輕的反對派,DQ首名參選人已可以,大可保留吳國昌,但結果是阿爺把整個參選隊伍DQ掉。吳國昌作為澳門民主派花瓶,已經玩了幾十年,花瓶最終仍是要打爛。阿爺此舉,相信只是要徹底解決澳門的內部矛盾的一個前奏。澳門的例子說明了,在阿爺眼中,政治花瓶並無價值;

  三、中美關係的啟示。過去中美關係良好,阿爺多多少少都要照顧一下美國的感受。現時中美關係已相當惡劣,美國就香港問題,制裁了十個中港官員。既然雙方翻臉,已去到制裁的一步,阿爺「揸硬」,沒有甚麼新增的代價,反而擴大了決策的空間,可以去到最盡。

  走筆至此,大家可能還是不太明白,阿爺為甚麼要去得這麼盡?教協已「摺埋」,選舉已沒有甚麼「異聲」,有些人覺得是否已可以留些許空間?其實,就這個問題,阿爺已經公佈了答案,只是有人沒有注意,聽不明白而已。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早前發表講話,提到香港的治港者有五大要求,夏寶龍說:「管治者要會幹事、能幹事、幹成事。」用香港人的講法,就是香港治港者要「做到嘢」。中國共產黨執政,要求直接解決人民的問題,要令人民有幸福感。

  香港完善政制,固然將反中亂港者踢出局,但亂港者消失之後,治港者能否「做到嘢」,才是當中的重大問題。阿爺要求的是有效,而不是好看。用一些花瓶來裝飾制度,搞到非常好看,大家做做樣,嗌嗌交,扮扮民主自由,這是做不成事的,更不是阿爺想要的。

  我想起一本很有名的小說《魔球》(Money Ball),內容講述一個相當另類的教練,帶領一隊廢柴棒球隊,如何贏得勝利的故事。其中一個情節講到一個球探四處物色球員,球探覺得「早搵早享受」,於是不再在大專界物色球員,走到中學找一些有潛質的學生作球員,而他們專找一些身材高大,有型靚仔的學生。另類教練則認為,這不是在做牛仔褲廣告,找身形高大靚仔根本起不了作用,甚至找一些擅長橫衝直撞的球員也沒有用。關鍵還是肯受教練節制,要他攻就攻,要他守就守的球員。簡單地說,不要型,而是要贏。球員「樣衰」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他有致勝的技能。

  套用到香港的政治。過去,香港政治講求有型有款,立法會主席會和反對派議員勾肩搭背,貌似非常老友,以爭取民望。結果是立法會主席有高民望,但政府管治卻崩潰了。所以,無論是希望有大和解、希望阿爺見好就收或者認為香港政體中要有政治花瓶的思想,其實已經過時。未來為政者要講求實效、要贏、要「做到嘢」。

  編者按:盧永雄先生因個人事務,請假個多月,期間由《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撰寫《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李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