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今日阿富汗 明日台灣

  見到阿富汗如今的局勢,令我想起二十年前在電視台工作,有同事第一時間進入北方聯盟控制區,看到他傳回來的影片,見到漫山遍野都是美國支持的北方聯盟軍隊,他們穿着簇新綠色軍服,手上拿着自動武器,在當地不少人可用簡單英語溝通,令我赫然感到,這完全是一場美國支持的戰爭。

  阿富汗的塔利班是一個原教旨主義政治軍事組織,名字的本意是「神學士」,他們主要由佔阿富汗四成人口的普什圖族組成。美國在九一一事件後認定拉登躲藏在阿富汗,向當時執政的塔利班政權索要拉登未果,就決定向阿富汗出兵。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美國支持阿富汗北部的各種族組成北方聯盟,對抗塔利班政府。

  美國的戰爭是這樣打的,派CIA人員跟隨北方聯盟的軍隊走在最前線,到接近塔利班政府軍的據點時,CIA人員以激光定位,鎖定塔利班政府軍的位置,美國的B52型轟炸機就從後方飛到,地氈式轟炸血洗塔利班的陣地。在軍事力量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推翻了塔利班政府,展開了美國支持的傀儡政權二十年的統治。

  到二○一七年特朗普上台,覺得美國在阿富汗做的是賠本生意,開始決定撤軍。到拜登接任,新冠疫情令美國財政緊絀,只能維持撤軍的決定,就一手導演這場阿富汗政權崩潰的災難。

  阿富汗翻盤的情況和越南一樣,美軍一走,傀儡政府倒台,有幾件事情值得一書。

  一)為甚麼阿富汗政府軍崩潰得這麼快?塔利班在阿富汗攻城掠地的速度,連新聞報道也追不上,不足一個月就將整個國家拿下,攻佔首都喀布爾也只是一兩天的時間。一個多月前,美國總統拜登還自信地向媒體承諾,「喀布爾可不是西貢」、「三十萬阿富汗政府軍受過良好訓練,有能力阻止塔利班」。快速潰敗的答案只有一個,阿富汗政府軍根本沒有抵抗,沒有真正的戰鬥。政府軍只是收錢的僱傭兵,到真正要打仗時就跑光了。塔利班攻入喀布爾,和一九四九年中共軍隊入北平一樣,早已和駐守北平的傅作義講好數了。美國二十年投資阿富汗,花了一萬億美元,養出如此一支廢軍,不會感到羞愧嗎?

  二)為何美國過去六十年,在全球不同地區都扶不起一個傀儡政權?從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參與越戰開始,到近年的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敍利亞戰爭,美國在這些戰爭中有贏有輸,但即使成功推翻當地政權,長期扶植新政權,但都沒有一個成功。這些傀儡政權都是扶不起的阿斗,美國一走就不堪一擊。結論是美國入侵式的軍事行動,沒有一個能帶來持久的和平,沒有一個能培植出親美而穩定的政權。美國可以摧毁一個國家,美國不能建立一個國家。

  三)為甚麼阿富汗事件對美國造成的傷害,會比想像中大?當大家都注意到美國花了二十年的時間,用了一萬億美元,死了二千多個美軍,認為美國賠光了血本的時候,這還未講到真正的傷害,最大的傷害是對「信任」的傷害。拜登上台後,重返部份國際協議,重新加入世衞等國際組織,又在歐洲、亞洲稱「我回來了」。不過美國不理盟友從阿富汗撤軍,當美國人及曾經支援美國的阿富汗人極其狼狽地搶上喀布爾的運輸機時,拜登卻仍然在大衞營度假。美國行為令人寒心,從當年越南的阮文紹政權,到敍利亞的庫爾德族,再到阿富汗的總統加尼,美國為了本身利益要撤退時,這些人就會成為犧牲品,這就是美國盟友的下場。

  阿富汗事件震動台灣,開始時當地還有一點事不關己的感覺,後來愈來愈多人講台灣很像阿富汗,總有一天被美國拋棄。

  國民黨的趙少康直言,小心阿富汗是台灣的前車之鑑,民進黨灌輸台灣人「打了美國會來救」的一廂情願想法,台灣如果不想成為第二個阿富汗,就要在「和」「戰」之間想清楚。

  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民進黨還在玩台獨,找美國做靠山,台北的「西貢時刻」,就會到來。

  編者按:盧永雄先生因個人事務,請假個多月,期間由《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撰寫《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李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