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有求中國 王毅教訓之

  美國在阿富汗慘敗,倉皇撤退,開始求助於中國,希望中國幫忙穩定阿富汗局面,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就主動邀約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通電話。

  據中國官方公佈,八月十六日,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應約同美國國務卿通電話,重點就阿富汗局勢及中美關係交換了意見。

  布林肯感謝中方參與阿富汗問題多哈會晤,表示阿富汗當前局勢正進入一個關鍵階段。塔利班應表明與極端主義一刀兩斷,選擇有序權力轉移和成立包容性政府,期待中方也能為此發揮重要作用。美認可阿富汗未來應由阿富汗人民決定,呼籲塔利班當前應確保所有希離阿富汗人員的安全。

  王毅闡明了中方對阿富汗局勢的立場,表示事實再次證明,把外來模式生搬硬套到歷史文化及國情截然不同的國家水土不服,最終難以立足。一個政權沒有人民支持是立不住的,用強權及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只會使問題愈來愈多。這方面的教訓值得認真反思。

  王毅表示,中方願同美方溝通對話,推動阿富汗問題實現軟着陸,促使阿不再發生新的內戰或人道主義災難,不再成為恐怖主義滋生地和庇護所,鼓勵阿富汗建立符合阿國情、開放包容的政治架構。

  王毅說,美應助阿富汗維穩防亂、和平重建上發揮建設性作用。美前一段倉促撤軍已對阿局勢造成嚴重負面影響,下步如再製造出新的問題,更不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

  王毅強調,美上屆政府宣佈撤銷「東伊運」的恐怖組織定性,在反恐問題上搞雙重標準,這是危險的,也是錯誤的。美方應改弦更張,為中美涉阿富汗合作以及國際反恐合作掃除障礙。

  王毅進一步表示,中美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也是當代國際體系的重要參與者。面對層出不窮的全球性挑戰和亟待解決的地區熱點問題,中美理應開展協調合作,這也是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但美方不能一方面處心積慮遏制打壓中國,損害中方正當權益;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國際交往中從來不存在這種邏輯。中美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歷史文化不同,這是客觀事實,誰也不可能改變對方,正確的做法是在相互尊重基礎上,共同尋找兩個大國在這個星球上和平共處之道。歷史必將證明,無論美方意欲何為,中美關係最終應該只尋求這樣一種前途,也只有這樣一條路可走。美方應奉行理智務實的對華政策,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按照兩國元首通話精神,加強對話,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早日重返正軌。

  布林肯說,美中對重大國際地區問題保持溝通非常重要。美方同意美中實現和平共處是共同目標,希望雙方尋求和開展合作。當然美中也存在明顯分歧,今後可通過建設性方式逐步加以解決。美方重申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不尋求在中國西部邊界地區出現動盪。阿富汗局勢演變再次表明,美中以建設性、務實方式就地區安全問題開展合作十分重要。

  我就留意到同一天,王毅應約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王毅說,近期,俄方先後參與聯署並單獨致函世界衛生組織,反對將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質疑世衛組織秘書處提出的第二階段工作計劃草案,體現了中俄高水平戰略協作精神。

  王毅表示,中俄是真正彼此信得過、靠得住、壓不垮的戰略合作夥伴。一些西方勢力試圖在中俄兩國間打「楔子」,這種做法絕不可能得逞。雙方要持續加強高層交往,深化政治互信,鞏固「背靠背」戰略協作。

  拉夫羅夫表示,俄中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蓬勃發展,取得豐碩成果。雙方攜手抗疫,為維護兩國人民健康和國際抗疫合作作出了貢獻。當前俄中關係的高水平已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俄方對此感到滿意。俄方願同中方合作,圍繞《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二十周年在兩國舉行一系列慶祝活動。

  雙方還就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深入交換意見,協調了立場。雖然中俄雙方沒有披露,但兩國外長傾到的「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肯定離不開阿富汗問題。雙方「協調了立場」,即是中俄兩國對阿富汗有共同立場。

  美國搞出阿富汗這種亂局,就令自己跌入外交上很被動的局面。

  編者按:盧永雄先生因個人事務,請假個多月,期間由《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撰寫《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李彤


hd